2022 年 9 月 13 日 - By :

「三位慢慢享受自己人生中最後的時光吧。」。

隨着這句話說完,那人的聲音再未傳來。 「哈哈……死……都要死……」 「通通去死……通通去死……」 這顆全是頭的怪物所有的頭一斷的重複著這些話。 雖然這顆大肉球看着是挺噁心的,但它的實力也是真的強。 那強大的氣息,就連明清道人三人也不敢小視。 「我們三個一起上,絕對不能讓這個東西繼續留在世間。」無眉大師看着這團肉球,冷聲說道。 「好,今日我們三人連手,定要破開這百鬼圖,滅掉這鬼王宗。」不死童子道。 明清道人向著二人點點頭,隨後又讓喬安退後,萬不可捲入他們的戰鬥之中。 喬安依言退後。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這次的修鍊,持續時間很長。藍曦若一直都在那個冰雪世界,感受著冰的親切感,以及水的柔弱,還有雪花的飄落。這一切,似乎都變得無比尋常,卻又無比玄妙。 一日一夜,藍曦若終於從那片冰雪世界里走出來,這才意識到自己還在修鍊。 然而,藍曦若剛剛定了神,就感覺丹田有一股熱流,迅速飽滿起來,然後……「嗡」 晉級……了?! 橙階五重! 藍曦若驚喜的睜開眼睛,看看不遠處的赤玄,然後看看周圍的環境:「我……晉級了!」橙階五重……她才剛進來了一周左右,竟然……就衝到了橙階五重,比自己剛進來的時候整整提升了三重! 這樣的速度,不管放在誰身上,都會讓人大吃一驚吧? 藍曦若站起來,伸展了一下身子,赤玄也跑了過來,親昵的蹭蹭她的臉頰,稚嫩的聲音帶著幾分驚喜:「恭喜你,主人。」 藍曦若笑笑,然後摸摸赤玄的頭:「叫我名字吧,我不願意當你什麼主人,還是做朋友比較好。」 可能藍曦若不覺得這句話有什麼,但是在赤玄心裡,這句話的影響,就很大了。赤玄心裡的人類,貪婪,自私,當時看上藍曦若就是因為她身上氣息很純凈。但是,哪個人類不享受被叫做「主人」的時候呢? 藍曦若,竟然說不願意?還說……他們是朋友。 從來都沒有人將自己和靈獸的地位放平,哪怕對方是聖獸。反正,藍曦若的這些舉動,讓赤玄很感動。這也就意味著,赤玄變得真正忠心了起來,而不只是流於表面的幫忙了。 出生入死,刀山火海。這是赤玄給自己定下的承諾。 「感覺如何?」一個溫和清婉的聲音傳來,一襲白色衣裙的冰茉微就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里,在看到藍曦若的時候,顯然驚喜了一下,「我沒看錯呢,你的天賦,果然超出了常人。恭喜你晉級。」 藍曦若笑笑:「謝謝,還是你這地方好。」就算她再後知後覺,也知道自己進階這麼快,有這地方的一大半功勞,另一小半功勞,是自己體內魔階果的。 總之一句話,藍曦若的這一次進階,是她奇遇的功勞。 冰茉微笑笑,然後環視這空曠的地方,目光定在了那些冰凌上:「看來你也發現了,在這裡修鍊,和你平日修鍊很不一樣。」見藍曦若點頭,她繼續開口解釋,「這些冰凌的擺放位置都是有講究的,能夠最大程度的調動水系靈者的靈力,使人們更快的進入入定狀態,直面自己,從而實現頓悟。還有就是,這裡最不缺的,就是冰了。」 藍曦若點頭,目光在這些冰凌上停留了很久,似乎想要記住它們的擺放位置。 「你不需要記的,這些東西是我布置的,大不了我原樣複製一個到你空間里就好了。」冰茉微一句話,讓藍曦若驚訝了。 不過仔細想想,好像也沒什麼。畢竟……面前這位可是天地間冰雪靈力的精華孕育而成,對元素的掌握要比人類精確的多。 「我這宮殿還有些好東西,等全部給你之後,我們就可以走了。」冰茉微笑著在前面帶路。宮殿布置的非常精緻,長廊是用鏤空的冰雕做成,地面也有雕刻的精緻的紋路。門上、牆壁上的紋路更是複雜精美。 藍曦若驚嘆於宮殿的精緻,伸手去撫摸那些紋路。 她絲毫都看不出這城堡經歷了多少年,因為冰,是不會被時間留下痕迹的。特別是這種永恆的、不會融化的冰。 「這宮殿是誰建造的?」藍曦若開口。 冰茉微回頭看看藍曦若,笑的高雅溫婉:「我啊。」那語氣,很是理所當然,然後用很自豪的語氣說道,「這個地方呢,以前並不是石洞的,是我找到了這裡,直接掏空了這裡的岩石,改造成了石洞,再繼續改造,就變成這樣子了。」 藍曦若也笑笑,和冰茉微相處的感覺很好。 赤玄看看藍曦若,又看看冰茉微,繼續跟在後面。 終於,冰茉微停下腳步,伸手推開一扇門。 這似乎是一間專門儲藏東西的房間,布置精美,一排排的架子也看起來很是結實。 「我以前呢,有收集東西的愛好,見到稀奇古怪的東西總願意收藏。後來慢慢懂了一些,就扔掉了常見的東西,留下了真正珍貴的。」冰茉微一邊笑著,站在一排架子前。 「這是一件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防身衣。」冰茉微拉開一個抽屜,「曦若你可以穿上的,只要是綠階以下的攻擊,都能完全承受,綠階以上的,也能擋去大部分。」 藍曦若還沒答應,衣服就直接塞了過來。衣服的質感很好,很輕薄,估計穿上也不會有什麼負擔之類的。 這件衣服倒是來的及時,藍曦若正打算回去找夜華傲要一件呢。畢竟,誰也說不準,自己會不會再遭遇個什麼偷襲、暗殺、綁架什麼的。她和夜華傲把太子折磨成那個樣子,皇帝不想殺了她才怪。 藍曦若可不擔心太子會死掉。開玩笑,日輝國這麼大,什麼靈丹妙藥找不到?別說是只是折磨的慘,就算只剩一口氣,只要皇帝想,那也能給救活了。 雖然太子是死不了的,但自己這禍是闖下了。她不可能呆在玄靈閣一輩子,也不可能時時刻刻處於被保護的狀態。所以,只能在自己身上多下點功夫了。 「對了,還有這個。」冰茉微走到一個精緻的架子面前,看起來是被保護的很好,「這把劍,是可以配合冰玉聖訣一起用的,當初對冰玉聖訣的執念太大了,費勁千辛萬苦找到了劍,卻找不到冰玉聖訣。」 冰茉微看著藍曦若笑笑:「現在,也算是你要完成我的心愿了。」然後拍拍她的肩膀,「這把劍已經在我這裡很久了,久到我都不記得時間了。世人只知道有冰玉聖訣,卻不知道這把冰玉劍。現在,也給你。」 冰茉微嫻熟的將機關打開,一把精緻的劍就緩緩露出來了。冰玉劍的劍鞘是鏤空雕花的,劍柄上也有浮雕。將劍抽出,就帶出一道寒光,讓人不免有些膽戰心驚。這劍,太鋒利! 藍曦若將劍接過,一股涼氣一直從腳底升到天靈蓋! 「我不知道你用不用武器,但靈者有武器還是很有利的。」冰茉微給藍曦若科普道,「靈者的一生,能夠找到合適自己的武器很難很難,大部分人都是隨便找或者是仗著家世買一件價值連城的。至於適不適合他們,他們並不關心。但是,不得不說,有一件和自己心意相通的武器,攻擊力會提升一半。」 藍曦若聽著這話,手,緊緊的握住了冰玉劍。 既然是和冰玉聖訣相配的,那她……要定了! 同時,心裡還是很感動的。冰茉微就像是要將所有好東西都給她一樣,一件件的介紹,沒有絲毫心疼或者不舍。 「至於這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間太久了,我都忘記了。現在……我覺得,這書……和你的氣質有一絲絲的相似。」冰茉微說著,將一本殘破的書遞給藍曦若。 藍曦若接過的一瞬間,忽然就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她心裡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就放到空間里了。 這樣一件件的介紹,一件件的給,這一天很快又過去了。當冰茉微心滿意足的把最後一件東西交給藍曦若的時候,整個房間的東西,就已經空了。 「現在,也不需要機關了。」冰茉微笑著,隨手將機關全部解了。 冰茉微沒有一絲不舍,看著藍曦若:「我們現在就可以走了。」 藍曦若很驚訝:「你不需要收拾嗎?」 冰茉微搖搖頭:「我又不是人類,哪裡需要那麼麻煩?而且,好東西都收拾過了。」她的聲音一直都很溫婉,透著幾分和世人的浮躁格格不入的淡雅。 藍曦若沉吟了一下,低頭問赤玄:「如果我把她呆在身邊,會有人感覺出來她不是人類嗎?」 赤玄抬頭看了看冰茉微,沉思半天:「紫階的人,還是能看出來的。」 「那你有好辦法嗎?」藍曦若又問。 她不忍心讓冰茉微一直呆在空間里,那裡雖然靈氣充足,空間極大,卻沒有人玩。雖然她不是人類,但……總覺得將她丟在空間里太沒有良心了。 赤玄點點頭:「這崖底應該是有那種草的,到時候采一株帶在身上,就可以了。」 藍曦若的心,終於算是好受了一些,她看著冰茉微:「現在你準備好了嗎?可以走了。」 冰茉微笑笑,帶著藍曦若和赤玄一起,走出了宮殿。等到了宮殿大門外,她轉過身子,手輕輕上舉,一揮,整座宮殿應聲倒塌,精緻的布置以及所有的東西,都被掩埋在了廢墟之下。 「走吧。」冰茉微主動拉起藍曦若的手。 冰冷…… 不過,藍曦若卻感覺到了幾分溫暖的味道。 。 「你說什麼!」長孫明一,怒不可遏了。他幾時受到過這樣的羞辱。 「好,我就讓你看看本少爺的實力!都給我讓開!」 長孫明一的話音一落,背後九個紫色的光輪亮起,一身華麗的鎧甲,在長孫明一的身上出現。 同時,他的手中多了一柄猩紅色的巨劍。 「至高神器,不錯,我要了!」楚秦,看向長孫明一,手中的猩紅巨劍,淡定地伸出了食中二指。 「大小姐,我們怎麼辦?」看到楚秦和長孫明一,劍拔弩張,洛屠看着洛依依問道。 「能看長孫明一被暴揍一頓,很爽。」洛依依,平靜地說道。似乎除了楚秦,只有對待自己的族人,她的話,才多一些。 「可是,這樣一來,這個巨神星域,就得罪死長孫家族。以長孫撼天那護犢子的性格,巨神星域,恐怕危矣!」洛屠,略帶擔憂道。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洛依依回道。 而這時,長孫明一,手中的猩紅之劍,散發出了可怕的能量波動。 一瞬間,長孫明一的身體,也被這猩紅色的能量所包裹,他的身軀一下子開始膨脹起來,達到了百米之高。 「小子,我這不動明王劍,乃是宇宙至惡之物,劍下不知道有多少亡靈,準備受死吧!」長孫明一,看着楚秦怒惡道。他的話語,似乎帶着迴音,彷彿九幽之下的鬼鳴。 「那我得好好考慮考慮了。」楚秦微微一笑道。 「考慮什麼?」長孫明一問道。 「這麼惡毒的大劍,應該不適合我,倒是更適合小猿!」楚秦,平靜如水道。 長孫明一,更是露出了惡毒的神色,旋即他手中的大劍,在蓄積能量之後,朝着楚秦直接劈落。 「不動明王斬!」 「轟隆隆!」剎那間,恐怖的炸音不斷響起,彷彿在不動明王劍的恐怖能量之下,空氣在不斷地炸裂,那隆隆的聲音,甚至蓋過了雷帝之陣中雷電肆虐的聲音。 然而,卻只見,楚秦依舊是淡定地伸出食中二指。 緊接着,他的食中二指之上,一指佈滿了雷電,另一指則是被火焰包裹! 下一秒,楚秦的食中二指,穩穩地接住了長孫明一的不動明王劍! 楚秦的身體,似乎都沒有晃動一下。 「怎麼可能,徒手接至高神器,莫非這小子是至高神不成!」一名長孫家族的半帝,驚訝大喊道。 長孫拜月臉色一變,長孫明一,從小拜至高神長孫明王為師,繼承了長孫明王所有的秘籍,再加上長孫明王賜予的不動明王劍,以及長孫明一半帝級別的實力,至高神以下,應該幾乎無敵手才是。 而楚秦,竟然二指接住不動明王劍! 實際上,楚秦看似只有二指,上面卻蘊藏着兩種至高秘法,同時楚秦的神龍戰甲和真龍之眼,皆是與他融為一體的。 只不過,長孫明一他們看不出來。 三件至高神器,加上青龍秘術,如何是長孫明一,一名半帝可以撼動的! 「太牛了,楚秦,我要給你生小兔子!」小舞,驚喜大喊道。 「我給你生小瑞獸!」王秋兒跟着喊道。 石尋道和石尋仙,石瑤也是一臉的震驚,楚秦的實力,看來,已經超乎他們想像了。 「大小姐,這楚秦,似乎有不下三件至高神器加持。」洛屠,看着洛依依,驚訝道。別人看不出,不過洛家族人,擁有九鳳之眼,能夠窺探一二。 洛依依,沒有說話,美眸輕凝。 這時,楚秦飛身而起,食中二指戳向了長孫明一的手背,一瞬間長孫明一手中的不動明王劍滑落,被楚秦順利收入囊中。 「把劍還給我!」長孫明一,大喊道。丟了不動明王劍,長孫明王,必定讓他經受七劫九雷之刑! 「好,還給你!」楚秦淡然一笑,食中二指一動,不動明王劍,宛若閃電一般,刺向了長孫明一的眉心! 「不好!」長孫拜月驚呼一聲道。他們急忙騰空而起,想要阻攔不動明王劍! 但是,楚秦的速度太快了,一切彷彿都來不及了。 正在這時,一陣蒼勁有力聲音響起,「殺長孫家族少族長,少年,你有幾條命!」 聲音落下的瞬間,一股至強的壓迫感撲面而來。 這種壓迫感,似乎是前所未有的。 楚秦的臉色微變,他立刻將不動明王劍收了回來。 而與此同時,一道眼睛修長的身影,落在了長孫明一的面前! 此人,容貌看起來三十多歲,穿着一身紫色法袍,頭髮呈現紫色,披散在身後,面容清秀,容貌俊雅,似乎像女子一樣,但是他有喉結,而且眼睛極為深邃,充斥着可怕的殺氣,令人不太敢直視。 「雲帝前輩!」 「天雲爺爺!」 長孫明一和洛依依,接連喊道。 「參見天雲大帝!」洛家和長孫家的人,齊齊作揖道。 「這是……至高神!」感受着那恐怖的壓迫感,比比東等人,面色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