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7 日 - By :

「帶上武器,對岸指不定有什麼猛獸。」

「嗨!」 被商離點到名的男人們應了一聲,而後紛紛拿起武器,跟着商離走進了獨木舟中。 這年頭還沒有帆,船在水上前進全靠人力划槳,因此獨木舟前進的速度很慢。 不過饒是如此,商離心中也依舊是激動異常。渡江啊!這可是公元前1040年的舉國渡江舉動!只要自己所帶領的國家能夠成功地在長江南岸站穩腳跟,並且發展壯大,那麼自己今天的所作所為就極有可能會變成史詩級的傳說,千古流傳下去! 一想到後世子孫在課堂上念著「昔離王,渡大江。建宜國,千古傳。」的三字經名句,商離就感到一陣靈魂上的舒爽。 古往今來多少王侯將相建功立業,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如今自己即將成為「傳說級」的人物,商離的內心又如何能夠不激動? 想到這裏,商離從腰間拔出寶劍,站在船頭,準備賦詩一首,以此流傳千古。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江面上卻突然颳起了一陣大風。 這風極大,在江面上掀起了一道道的波浪,浪花打在獨木舟身上,勢要將獨木舟吞噬。 「什麼鬼!?」 商離一臉懵逼,前一秒自己還是要開創新紀元的史詩級帝王呢,下一秒自己就要葬身魚腹了? 開什麼玩笑?老天你要玩我,也不是這麼玩的吧? 商離想要朝着天空揮兩劍,發泄心中的不滿,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朵浪花正好打在獨木舟上,獨木舟震動,連帶着商離也站不穩,直接跌到了下來。 「邦伯,你沒事吧?」 一旁的羿立馬上前,扶著商離,一臉關心地問道。 「沒……我沒事。」 商離搖了搖頭,重新站了起來,朝周圍的江面看去。 此時的江面波濤洶湧,狂風暴虐,舉目望去,唯有自己這片孤舟搖曳在風浪之中,倔強地不肯沉沒。 舟里已經積了一些水了,都是被浪花帶進來的。為了防止獨木舟沉沒,水手們紛紛以手為容器,將舟里的水舀出去。 商離正準備上前幫忙,卻見一個剛剛將水舀出去的水手指著江面道: 「蛟!有蛟!」 從芒關離開向著潼關而去,路程有著五百多公里。 如果一直讓白鷺飛的話,即便不用盡全力,幾個小時也能夠到達。 在這一片荒野之中,有著數量頗為可觀的喪屍。 但是江龍並沒有理會它們。 畢竟,這裡面的大傢伙都被清理乾淨了,對於江龍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昨天他和緋紅聊天的時候,得到現在的她已經晉陞到了王級第五境界。 江龍先前留給她了很多資源,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潼關之中的屍潮撤退了,緊跟著位於芒關和潼關之間的這一片荒野之中,芒關的進化者再次可以狩獵了。 這些等級較低的喪屍和異獸,江龍顯然已經看不太上了。 要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面,還不如趕緊趕去東邊,多捉上幾隻大傢伙才是。 這片荒野之中的喪屍和異獸就留給芒關之中的進化者吧,江龍如此想到。 下方的荒野在不斷得向後退去,很快的,江龍就來到了之前埋伏過小狼的那一片水域。 大江早就恢復了,只是現在的江岸上,仍然有著很多藤蔓,這些藤蔓生命里極強,甚至還有著一些藤蔓保持著連通兩側江岸的狀態,而那些藤蔓之上,還有著一些喪屍在爬動。 想必這些都是在周圍遊盪的喪屍。 一眨眼,這一處便消失了。 很快,潼關就遠遠的出現在了江龍的視野里。 在去更東邊之前,江龍還需要做件事,那便是答應了尊上的。 上一次屍潮之中,尊上便提出了請求,希望能跟江龍聊上一聊。 江龍點頭應下,所以還是要去赴約的。 畢竟,江龍對於如何晉陞高位王,還有將所有基因鎖都打開,心裡還是一知半解的,說不定這些疑惑能夠在尊上那裡得到答案。 畢竟,尊上曾經可是一名九星尊者! 縱使她後來受了很嚴重的傷,還讓實力倒退到了七星尊者的境界,但是,在某些方面,她仍舊是一名九星尊者! …… 大白鶴的飛行速度十分快,在快要到潼關的時候,江龍就把白鶴收回到了空間之中,放出小狼,讓他帶著自己向著潼關跑去。 此時的小狼背上坐著可兒、子璇和愛麗兒。 這時候,潼關的王級以下的進化者還在清掃先前留下的戰場。 潼關之中沒有普通人存在,所以清理和打掃這樣的事情都是王級以下的進化者完成的。畢竟術業有專攻,先前戰鬥之時,出力最多的也是王級進化者。 至於說如何打掃,方法就很是簡單了。 他們都是直接把喪屍扔進大江里,便不再理會,根本不像是在芒關之中,還需要挖坑焚燒。 主要是,芒關距離大江還有著不少距離,而在芒關負責打掃戰場的都是普通人類,他們去江邊清理這些喪屍也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看啊,那是江龍!」 此時,一位正在清理戰場的進化者發現了遠處的江龍。 一眨眼,小狼就來到了這些進化者的身邊,並從人群之中穿行而過,這些進化者統統看見了江龍。 「他就是江龍嗎!」 對於有些進化者來說,還是第一次見到江龍。 「這麼年輕,誰能想到竟然已經是尊者了!據說那幾位跟他一起的女子也是尊者!天吶,那可是五位尊者!連帶著那一個小姑娘也是!」 部分進化者看到這一幕,更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江龍當然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也不關心,很快的,他已經到了潼關的右側高塔處,那裡正站著一位身材消瘦的女子。 那是尊上。 尊上早已知道江龍回到了潼關。 江龍拍了拍小狼,它便會意接連跳躍便爬上了高山,隨後又輕盈得落在了高塔旁邊。 他從小狼身上下來,也把可兒、子璇和愛麗兒從小狼的背上接了下來。 當然,平常戰鬥的時候她們都是自己跳下來的。 不過在平常,江龍還是喜歡親手把她們抱著下到地面上。 她們雖然本質上是喪屍,但隨著級別的升高,也同樣有著感情,江龍是如何對她們的,她們也能夠感受得到。 雖然說江龍不這樣對她們,或是粗暴且冷漠,她們也會對江龍忠心不二,但跟現在幾人之間的親密之感,總歸會有很大區別的。 江龍喜歡做的是夫君,可不是暴君! 就算是暴君,那也是在其他人面前冷酷無情且殘暴,自己的女人,江龍還是喜歡多寵一些的。 在這一過程之中,尊上就那般站在原地靜靜看著,在心中默默猜著幾人的關係。 那條美人魚應該是江龍控制的異獸,至於說另外兩位女子,想必是他的人吧!那這麼說,擁有著翅膀的小姑娘難道是他的女兒? 「感謝你能夠赴約而來,請進。」 尊上禮貌地笑著說。 江龍微微頷首,便跟著她進到了這座高塔之中。 這塔有著十多層,尊上引著江龍進入的正是第一層樓,這是一處很寬敞的大堂,堂中放著幾張長長的石凳還有石桌,裝修的很是簡樸,至於說陳設也很是簡約。 並非是撿漏,而是簡單大氣,這樣的環境,更讓人感覺到心曠神怡。 「請這邊坐。」 尊上把江龍讓到一處石凳上坐下,可兒幾女也坐下之後,尊上才在一旁坐下。 她清了清嗓子,問道:「請問,這幾位女子是您的……」 「都是我的女人。」 江龍給出的答案很是直接。 尊上點點頭,便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也沒有去問童童是他什麼人。 「想必你去過很多地方吧。」尊上說道。 尊上這話說的就很耐人尋味了,讓江龍覺得,這位被整個天府盆地的人類尊稱為尊上的女子,並沒有去過很多地方。 江龍說道:「我也沒有去過很多地方,出去天府,我只去過錦玉湖附近,還有天府南部的那片高原。」 尊上聽罷,不禁流露出幾分好奇的神色來,說道:「南部的高原可都是溶洞嗎?」 「是的。」江龍點頭。 「那裡還有人類倖存嗎?」尊上又問。 她當真是沒有去過的。 江龍回答道:「有一部分人類,但是數量遠比不上天府,勢力繁雜,人口分散,而且實力也不怎麼強。」 尊上聽到江龍如此說,臉上境浮現出一絲欣慰來。 畢竟天府之中能夠形成今天這一幅欣欣向榮的局面,確實她一手主導的。 江龍這般說,那就證明比起其他地區,天府人類發展的很好了,她的努力並沒有被辜負!在座的人聽了都忍不住嘖嘖稱奇。 「聽說她從小在鄉下長大的,這麼粗魯野蠻,而且沒有上過什麼正經的學校,可能高中都沒有讀完!」 「就是,顧明淵和顧氏的其他子弟都看不上她,不同意聯姻!她竟然脅恩圖報,死死巴著這門婚約!禍害了顧總!」 「我的顧總啊!顧總可是天上的謫仙,竟然跟這種地底泥綁在了一起,好委屈!好想哭!」 「就是,顧總也是太委屈了,整個海城想要嫁給顧總的名媛千金能從城東排到城西,怎麼就輪到她了?」 眾人紛……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八十章她師傅來了? 周小山根本沒有想到,史迪威認為讓自己去借兩百萬發子彈,是一種羞辱。 他甚至親自把電報發給了大洋彼岸,闡述這一仗的重要性,也講述中國軍隊面對的實際困難和可以向英國人借彈藥的解決辦法。 他運氣很好,清晨是大洋彼岸的工作時間,他的特急報告立刻得到了回復。 當大米粒堅政府決定派兩個運輸機隊裝載彈藥繞道蘇聯進入中國,並且在中國服務,其中一個中隊從英帕爾運輸彈藥支援中國戰場,另外一個中隊從阿拉斯加航線補充中國戰場的槍械彈藥。 史迪威滿臉笑容的找到周小山。 「周,我成功了,英國人答應出借五百萬發增援川軍的子彈給我們,他們繼續生產,可以抵扣租借用於其他戰場的彈藥,這下子,我不用去求蔣了!」 「不,你還得去找他,你的告訴他,你們支援的武器,什麼時候到!」 「這次隨運輸機抵達的,就有一個旅的湯姆森衝鋒槍,還配屬了大量子彈!我會用來激勵參戰部隊!半年內,我們將有大量槍械,繞道南太平洋和印度洋,進入緬甸,到時候我需要你指揮遠征軍守住仰光。」 大米粒堅產能瓶頸是飛機,坦克,火炮,重武器,對於槍械來說,他們不缺。 如果中國戰場只是需要槍械和彈藥就能展開反攻,大米粒堅政府認為這和先歐后亞的策略並不矛盾。 這倒是一個好消息。 如果史迪威真的要不到武器和彈藥,周小山只能陪著他在安徽曠日持久的等著日本人進攻。 「史迪威將軍,你有沒有考慮過這些彈藥怎麼分配?」 「你們川軍需要多少?」 「川軍不要,如果可能,全部給中央軍,川軍希望可以有獨立作戰的權利。」 「就像在緬甸,你們自主選擇戰場,在兩軍僵持的節骨眼上,給日本猴子來那麼一下?」 周小山點了點頭。 史迪威也笑著答應了。 「史迪威將軍,我還是建議你把大米粒堅的決定,通報給委員長,溝通有時候也是一種戰鬥力!」 「好,我接受你的建議!」 看著史迪威遠去的背影,周小山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