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2 日 - By :

「滴,系統再次提醒宿主,就算獲得玄武血脈,宿主也無法傳承給四大戰將,否則,宿主將要承受四倍雷劫的轟殺!」

「………..」 「這……….」 「難道要讓朕,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去?」 秦風,居然沒死! 這件事情,令在場之人,皆是震驚無比! 畢竟秦風自爆的那條消息,傳的有眼有板,在何年何月何日與何地,與秦君臨如何拚鬥,以什麼方式自爆…… 都是十分詳細,不可能有假! 而在大家的認知當中,任何武者一旦自爆,都是無法生還的! 就連天策戰神,同樣不例外! 不光如此,秦閥和姜閥,甚至還因為秦風的身亡,在私下裏大擺宴席,只為慶祝秦風的身亡! 而且,就是因為秦風的死訊確鑿,四皇子才會去燕閥,向天策戰神昔日求過婚的女人林允兒求婚。 甚至幾乎是以強硬逼迫的手段,逼迫林允兒嫁給他…… 種種因為秦風身亡的事情,一件件浮出水面。 可現在,秦風居然沒死? 而且,秦風還以何等離奇的方式,站在諸人面前! 有人在錯愕無比之下,甚至懷疑秦風是詐屍了。 但眼前的秦風,雖然消瘦了不少,但氣色紅潤,哪裏像是詐屍的樣子?! 不光光是秦風沒死的這件事令,眾人震驚,最讓眾人震驚的,還是—— 秦風居然以如此不可思議的方式,出現在紫雲宮門前! 一劍裂天,於九霄之上,直落凡間! 簡直是驚為天人! 這,哪裏是之前傳聞當中,修為大跌的一個廢人? 恰恰相反! 這分明,是世間最頂端的強者! 一劍神通,劍意裂天! 宛若九天之上的劍仙,實力通天! 一時間,全場一片死寂。 安靜得幾乎要連一粒塵土飛揚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 在場眾人,沒有一個人不是沉浸在震驚當中,久久無法回神。 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秦風是如何從自爆當中活下來的? 而且之前秦風實力跌落的傳言,也十分確鑿。 甚至葉傾城都現身帝京,親自守護秦風。 這麼大的陣仗,秦風總不可能在演戲吧? 而就在這時,鐵血十二衛還有蕭戰在內的十二人,率先回過神來。 他們十二個人,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閃著欣喜若狂的神色。 尤其是青龍! 青龍被捆仙鎖束縛之後,掙扎得最厲害,受的傷也是最重的。 可現在,青龍彷彿根本感覺不到半分疼痛似的,掙扎著,要往秦風的方向爬過去! 「天策大人,我就知道……您沒死!!!」 青龍臉上的驚喜,幾乎要化為實質! 秦風循聲望去,一眼就看到了鐵血十二衛連同蕭戰的慘狀。 「怎麼回事?!」 秦風冷冷皺眉,眼中一道怒意閃過! 秦風抬手,一道劍氣激射而出。 「唰!」 頃刻間,將那些刺進眾人琵琶骨當中的墨家捆仙鎖,打了個粉碎,絲毫沒有傷到青龍等人分毫! 束縛自己的鎖鏈猛然崩裂,青龍一咕嚕從地上爬了起來,飛奔到秦風的身邊! 青龍毫不猶豫,當場就跪在了秦風面前! 「天策大人!」 秦風見青龍身上有傷,絲毫不敢怠慢,趕緊攙扶起青龍。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來帝京了,還受了這麼重的傷?!」 青龍雖然莽撞,但畢竟在秦風身邊身居要職,當即便言簡意賅地複述了一遍自己這些天的經歷。 鐵血十二衛的其他人,還有蕭戰,也互相攙扶著,走到了秦風面前。 一個個都是眼含熱淚。 「天策大人,我們就知道,我們就知道您不會死……」 「大人,我們沒有白等!您終於來了!」 「比起能再次見到您,受這麼一點傷,能夠算什麼呢……」 秦風嘆了口氣,簡單地安撫了眾人一番。 隨後秦風目光如刀,看向紫雲宮正廳深處。 「刺啦!」 四皇子一身新郎打扮,站在台上。 而林允兒,一身大紅嫁衣,被汗水和鮮血污濁得不成樣子,暴露在外的指尖,不斷向下滴著鮮血。 整個人,幾乎是奄奄一息的模樣。 秦風早就知道,四皇子趁他被傳身亡的這段時間內,求娶林允兒! 但是他可是萬萬沒有想到! 四皇子居然用這麼強硬的手段,威逼林允兒,傷害林允兒! 秦風覺得,如果自己連這個都能忍,簡直枉為男人! 秦風的怒意,再也忍受不住! 當初,他把林允兒全須全尾地,託付給了燕閥閥主燕東來。 可現在…… 林允兒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燕東來身為一閥之主,難道當初向他的那些保證,都是放屁不成! 說好得要讓林允兒安定幸福。 可實際上呢? 從青龍的簡單複述當中,不難聽出。 逼迫林允兒嫁給四皇子這件事情,燕閥,尤其是燕東來,也動手了! 要知道,林允兒,可是燕東來的親生女兒! 當初燕東來認回林允兒的時候,情真意切。 可現在轉眼之間,就與四皇子,狼狽為奸! 不惜交出林允兒與四皇子聯姻,換取燕閥的榮華富貴! 甚至現在,林允兒因為拒婚,已經被四皇子的人給傷到了如此地步,燕東來卻只是在那裏看着,毫無作為! 秦風咬了咬牙,一雙眼因為怒意,已經漲得猩紅。 這世上……居然還有人,膽敢如此傷害他的心愛之人! 而林允兒對他滿心的忠貞不渝,哪怕被人傷到了如此地步,幾乎是奄奄一息的情況,都不肯鬆口,另嫁他人! 林允兒對他如此忠心,而四皇子和燕閥,卻如此苦苦相逼! 自己雖然被傳出死訊,就算這幫人全都信了,自己現在也是屍骨未寒! 四皇子和燕東來就已經如此放肆,肆意傷害林允兒! 他們眼裏,似乎從來沒有過他天策戰神之威名! 此等事情,秦風若是能忍! 便是枉來這世上走一遭,也愧對自己總是五重天的修為! 「吼吼吼!」 秦風口中,發出了一聲怒獸一般的咆哮! 殺機四起! 幾乎是凝聚成實質的,周身散發的濃郁殺氣,朝着四面八方奔涌! 轉瞬之間,彷彿將整個一派歡慶,安定祥和的紫雲山—— 化為修羅地獄! 而他秦風,就是這片地獄的主宰! 從自爆當中倖存,從地獄里爬出來,前來複仇的…… 修羅惡鬼! 。 就如同秦風所想的那樣,這些寨子之間,平日里算得上是爭鬥不休,關係不能說是一見面就拔劍弩張,但也好不到哪去。 現在是因為看到了七十二寨總寨,九天寨的集結信號,才聚集到了一起。 而秦風和沐紅裳的到來,吸引了不少的注意力。 畢竟,沐紅裳身為苗疆第一美人,極其引人注目。 此刻,沐紅裳一身短打的外套脫掉,只穿一身短衫,愈發顯得前凸后翹,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而秦風,則沒什麼人注意他。 畢竟一個陌生面孔,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如果不是站在沐紅裳身邊,估計一個多餘的目光都分不到。 秦風面無表情,跟著沐紅裳往裡走,找青木寨的集結地點。 因為人數諸多,越往裡走,聚集在一起的人越多,通行的道路越窄,秦風必不可免地,聽到了別人的對話。 「誒,都聽說了吧?黑風寨的黑風雙煞死了!」 「當然聽說了,咱們寨是最早收到消息的嘛……聽說啊,還是被人一刀劈死的!」 「嚯?!兩個人,一刀劈死了?」 「可不嘛!兩個人都被一刀斬斷……」 「不能吧,是不是謠傳啊?畢竟那兩個人,都是宗師強者啊?!」 「千真萬確的!傳到咱們寨的一手消息,還能有假?」 「要我說啊,這黑風雙煞,不知道得罪了什麼神秘高手!」 「是啊,一刀斬殺兩名宗師強者,說句不好聽的,咱們哥幾個聽聽算了,就算總寨主南霸天,也做不到這個地步吧?」 「可別說,最近雷公山的事,吸引了不少人來尋寶,說不定是有龍榜強者……上面那六位!」 「也不一定,龍榜只排名了江湖上名聲比較大的幾位,說不定還有什麼隱世高手!」 「對對,我也覺得你說的有可能,是什麼隱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