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9 日 - By :

「瑩瑩,你錯了。」劉正雄笑着說道:「那個賊不是來偷錢的,他想進我們家的祠堂下面的地下室。」

「祠,祠堂?」劉瑩非常驚訝的說道:「我們家的祠堂下面不是有……」 「沒錯啊,我懷疑他就是沖着這個來的。」劉正雄點了點頭。 「那是不是被他給偷走了?」劉瑩有些激動的說道。 「沒有,你難道忘記了啊,半年前我們祠堂的門換成了大鋼門,足足幾十噸呢。」劉正雄笑着說道。 劉瑩點了點頭,說道:「也是啊,那扇門很安全的。」 「好了,你繼續去睡吧,我叫人查一下這個毛賊哪裏來的。」劉正雄笑着說道。 「原來只是一個人啊?我還以為有很多個呢。」劉瑩有些驚訝的說道。 「是啊,只是一個人就躲開了那麼多保鏢和武學高手,有點來者不善。」劉正雄微微皺着眉頭說道。 「爸爸,你一定要調查清楚啊,把那傢伙揪出來!」劉瑩有些生氣的說道。 「你放心吧,我不會放過他的!」劉正雄點了點頭,有些恨恨的說道。 「好,爸爸,我要繼續回去睡覺了,你派一百個保鏢到我的別墅前保護我。」劉瑩打着哈欠說道。 劉正雄笑着說道:「一百個保鏢會不會太多了啊,要不給你安排二十個吧。」 「這裏是abc香港電台,現在播報重大消息,英國「紫石英「號護衛艦在長江遭炮擊,紫石英號艦橋被命中,艦體損壞嚴重,已經在長江擱淺,紫石英掛白旗。」 「據傳回消息,紫石英號士兵陣亡十七人,重傷二十餘人,正副艦長均負重傷。」 哈迪的環球時報在內陸派有記者,而且不少,在北邊也有,不偏不倚,進行公平報道。 甚至那兩名記者,還曾經見過很多北邊高層領導。 就好比當年記者斯諾。 紫石英事件消息一出。 在香港無疑引發了九級地震。 很多人萬萬沒想到,北邊竟然敢對英國戰艦開火,而且還打死打傷這麼多人。 很多人第一次意識到。 北邊做事真的是無所畏懼,決心比天大。 根本不畏懼英國人。 可這則消息剛剛過去沒幾個小時,abc電台再次進行播報,「伴侶「號前往事發地點增援,再次遭到岸上的火炮猛烈攻擊,伴侶號負傷,10人陣亡,12人受傷,隨後捨棄「紫石英「號逃走,逃往江陰。 真硬啊。 原先還有人覺的炮擊紫石英護衛艦是個誤會,或者雙方一時間上火引發衝突,現在「伴侶「號再次被炮擊,人們終於明白,這不是誤會,也不是上火,人家是已經下定決心跟你硬幹了。 一點不怕你。 香港這邊很多人聽到這則消息,有人覺得解氣,有人擔心不已,北邊既然敢對英國戰艦下手,那就說明人家不怕英國人。 原本很多人還覺得,靠着英國人的威懾,北邊或許不敢動香港,現在可以肯定,人家絕對敢動你。 沒有一點顧忌。 原本那些還在觀望,猶豫是否賣資產的人,現在都下定了決心,能賣趕緊賣,不賣恐怕最後什麼也剩不下。 英國人戰艦被炮擊事件,在英國本土和米國、以及一些歐洲國家,環球時報也進行了報道。 同樣引起不小的震動。 美國人歐洲人,以前很看不起中國,他們的思想,還停留在八國聯軍時代,可是通過這件事情,他們終於看到,原來那邊真的敢對西方動手。 尤其是英國,現在內閣正在緊急開會,因為「紫石英「號還被扣著呢,船上還有一百多名大英帝國士兵。 還有炮擊事件要如何處理。 英國人感覺很沒面子,最後一致決定派遣重巡洋艦『倫敦號』和『黑天鵝號』護衛艦,一起前往「紫石英「號擱淺的地方救援。 然後, 又幹起來了。 最後重巡洋艦『倫敦號』和『黑天鵝號』護衛艦相繼受傷,傷亡30多人後逃走,「紫石英「號繼續擱淺。 這則消息立刻傳遍大江南北,歐洲美洲。 很多人心說。 北邊是真硬啊! 環球時報,abc電台,對這次事件進行詳細報道,再次加劇了香港的恐慌。 巡洋艦都去了。 還是被人家打跑了。 還能怎麼辦? 香港島內變得愈發人心惶惶。 這還沒完。 環球時報和abc電台,每日都會對戰爭進展情況進行報道,環球時報南北方都有記者,消息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快最準確的。 大軍渡江后。 先是攻破南京, 隨後向幾個方向撲去。 一路勢如破竹。 報紙和電台,每天都會播報又有哪幾座城市被攻破,軍隊進展如何,北方就像水銀瀉地一樣,快速佔領大部分地區。 及時的新聞報道,給香港製造了更多緊張氣氛,人們一睜開眼睛,看到報紙上就是今天又攻破幾座城市,距離香港又近了多少。 晚上睡覺前,電台又會告訴你,又有多地丟失,恐怕不日就要南下,甚至弄了兩個評論員,沒事就叭叭叭的分析,討論會不會進攻香港如何。 評論員的結論是,北方不怕英國人,甚至誰也不怕,收回香港的可能性非常大。 北方執政如何,公有制啊,一切財產充公,這點早已經被驗證了,香港的貧民還好,本來就沒什麼資產,可那些大資本家,手裏握著大筆資產,他們不想就這樣白白失去。 但土地房子帶不走。 工廠產業也弄不動。 怎麼辦? 自然是想辦法賣掉。 現在到處是賣產業的,每日報紙上都會有大批版面,寫着某某產業某某大廈出售。 太平山的別墅,也有十幾套掛牌出售的。 而且價格一天一個樣。 同樣一套別墅,今天賣30萬港幣,第二天就變成了25萬,第三天直接落到20萬。 即便這樣也沒人買。 因為大家都知道危險降臨,不敢在這個時候置業。 現在唯一收購資產的就是哈迪集團,很多人主動找到哈迪集團,希望他們收購,維克多趁機把價格壓得非常低,價格只有兩個月前的五分之一。 即便這樣依舊有很多人選擇出售。 哈迪一邊製造緊張空氣,一邊低價大肆吸收產業,兩手玩的不亦樂乎。 …… 這天韓藝珍回來,見到哈迪後走過來,蹲在男人腿邊,「今天我去看外公,外公說想見見你。」 哈迪微微一愣。 司徒老先生嗎? 他一直知道司徒老爺子在香港,司徒老爺子也知道哈迪在香港,可雙方並沒有見面。 對於韓藝珍與哈迪的關係,老爺子並沒有參與,那是年輕人的事情,既然外孫女認為這個男人值得依靠,形式不是關鍵。 當然, 這和哈迪的身份地位分不開。 老爺子一直支持北邊,哈迪過來后,和北邊做的生意不小,雖然出發點是賺錢,可對北邊的支持非常大。 雙方一直保持默契。 不知道為何忽然要見自己。 「你外公說有什麼事情嗎?」哈迪問道。 「沒有,就是說很想和你聊聊。」韓藝珍道。 哈迪想了想。 「行,其實我一直很想拜見老爺子,畢竟是你的外公,只是沒有合適機會,這次正好拜會一下。」哈迪道。 韓藝珍露出笑臉。 司徒老先生寓所,韓藝珍挽著哈迪的手下車,保鏢們站在外面,兩人一起走進院門。 院子很寬敞。 房檐下擺着一張桌子幾把椅子。 一位戴着眼鏡精神矍鑠的老人,正坐在那裏煮茶,韓藝珍拉着哈迪過去,「外公,我們來了。」 「見過司徒先生。」哈迪用中文問候道。 司徒老爺子看看哈迪,笑着點點頭,「坐,我剛泡的碧螺春,今年的明前新茶,嘗嘗味道,對了你喜歡喝茶嗎?」 司徒老爺子看着哈迪問道。 「喜歡。」 老爺子笑了笑。 哈迪和韓藝珍坐下,韓藝珍接手煮茶工作,老爺子看着哈迪道:「最近你的企業收購了很多香港產業,別人都因為害怕賣產業,想要離開香港去英國美國,為什麼你卻敢繼續投資,怎麼,你相信英國人能保住香港?」 哈迪搖搖頭。 「如果只靠英國人,香港一定保不住。」 「那靠美國人?」 「美國人應該不會參與。」 「那你的信心來自哪裏,我知道你和北邊有生意,你是覺得他們會因為你的生意,而留下你的產業?」 「應該也不會,那邊的政治主張我明白,不會為了我破例,這是原則問題。」 司徒老爺子更好奇了。 「那是什麼讓你敢繼續在香港投資,我很好奇能說說嗎?」司徒老爺子問出心中疑惑。 旁邊幫着泡茶的韓藝珍也看向哈迪。 其實她也很好奇。 只是作為女人,事業由男人決定,她一直沒問過。 哈迪略微停頓,整理了一下思路:「可以預見到,北邊必然勝利,因為那是民心所向。」 「在幾百萬大軍面前,英國人是沒有能力保住香港的,即便他們現在已經增兵到一萬人,同時用國際社會輿論恫嚇,但炮擊紫石英號戰艦事件告訴了英國,北邊根本不怕和他們開戰。」 「收回香港,簡直易如反掌,不說英國人那點兵根本擋不住,其實都不用動槍,只要停水停電停糧食供應幾周,香港自己就完蛋了,但我覺得,那邊的領導人作為一位偉大的政治家,應該考慮的更多。」 「香港彈丸之地,收回去其實沒有多大用處,最多多一個港口城市,這樣的地方大陸多得很,可留下香港,卻對內陸今後的政府有極大益處。」 「如果他們想到這點,說明他們是睿智的,如果想不到,那我大不了投資失敗,損失一些錢而已。」 司徒老爺子看看哈迪。 心說這個年輕人還真是大氣,他在香港應該有不下上億美元的投資,卻對可能的失敗如此淡定。 這說明什麼, 說明他在掌控財富,而不是被財富掌控。 這一點對一位資本家來說無比難能可貴,同時表示他的未來會有更大成就。 「我想聽聽不收回香港,未來對內陸政府有什麼益處?」司徒老爺子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