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1 日 - By :

「這個異珠好漂亮,爺,回頭給我做個手鏈帶着吧?」

四爺瞧了一眼那歪七扭八的異形珠,終究是默默點頭。 這珠子帶出去,怕是旁人會覺得她失寵了吧? 。 江陵城。 將軍府內,諸將和軍醫退下后,楚帝推門進入趙雲房內,闊步上前,看了眼木榻上臉色蒼白如紙,氣若遊絲的趙雲。 「滴,系統提示宿主麾下戰將趙雲,生命體質少於百分之三十,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滴,系統可提供丹藥兌換,請問宿主是否兌換!」 「丹藥兌換?」 「復機丹,十萬聲望值可兌換,可讓戰將生命體質提升到百分之五十。」 「龍魂丹,二十萬聲望值可兌換,可讓戰將生命體質提升到百分之九十,同時有可能激活戰將血脈之力。」 「龍血丹,五十萬聲望值可兌換,可讓戰將瞬間痊癒,同時成為龍血騎士,戰力增加百分之三十,開啟龍血騎士攻擊,可持續一炷香時間立於不敗之地。」 「龍血騎士?」 楚帝聽到小賤的聲音,內視系統頁面,發現所剩的聲望點竟有兩百萬點。 「小賤,是不是龍血丹不管給哪位戰將服用,都可成為龍血騎士。」 「是這個道理,可要是戰將本身擁有血脈之力,服用龍血丹也有可能發生變異。」 「是這樣?」 「小賤,幫我兌換兩枚龍血丹,朕要看看龍血騎士到底強悍幾何。」 楚帝堅定的聲音響起,眼眸中騰起一抹期待之色,耳畔傳來小賤提示音。 「滴,恭喜宿主成功兌換兩枚龍血丹,已經放入物品欄中,宿主隨時可以服用。」 聞聲。 楚非梵心神一動,掌心出現一枚龍血丹,抬手將趙雲扶起,幫其服下丹藥。 少頃。 床榻上靜躺的趙雲周身上騰起濃郁的光芒,只見他身上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乾涸的血漬慢慢滑落而下。 「咳咳!」 一陣輕咳聲傳來,趙雲手扶在床板上,感受到體內真氣之力充盈磅礴,臉上浮現出一抹錯愕之色。 「砰!」 趙雲一個鯉魚打挺騰起身子,側目發現楚帝站在不遠處,縱身從床榻上掠下,稟拳施禮。 「謝吾皇救命之恩!」 「子龍,莫要客氣,你乃是朕身邊最倚重的將領,朕豈能看你身受重傷而不顧,剛好身上有兩個靈丹妙藥,沒想到真有如此奇特的功效。」 楚帝抬手將趙雲扶起,淡然的聲音說道,腦海中瞬間傳來趙雲的信息。 「姓名:趙雲!」 「字:子龍!」 「年齡:十八!」 「地址:常山真定縣!」 「修為:武皇境巔峰(可成長至武神)!」 「武力值:一百四!」 「體力:一百三!」 「智力:九十二!」 「統帥:九十五!」 「政治:九十!」 「神兵:青虹劍,龍膽亮銀槍!」 「坐騎:夜照玉獅子!」 「忠誠度:百分之百!」 「血脈:麒麟!」 「屬性:龍血騎士!(開啟龍血騎士之力,可持續一炷香時間無敵。)」 「戰鎧:銀光白甲(普通戰甲)!」 「系統測評:此人勇武,智勇雙全,實乃少有的虎將,宿主可得其輔佐,定可江山穩固。」 看著趙雲屬性的改變,楚帝喜上眉梢,雙屬性破百,又是一員無雙虎將。 「子龍,你體內力量暴增,近幾日就留在房間內好好熟悉下,不要暴露身份,朕有重要任務交給你。」 言訖。 楚帝輕輕拍了下趙雲的肩膀,起身向房間外走去,來到院中楚帝向一旁呂布的房間走去。 「咯吱!」 推門進入呂布的房間,呂布傷勢較輕在軍醫的處理下已無大礙,此時他靜躺在床榻上,忽聞開門聲響起,側目看去發現楚帝到來,艱難的扶著床沿,想要從木塌下地。 「溫侯莫動,朕前來看看溫侯傷勢。」 「讓皇上費心了,末將身上只是小傷,明日便可上陣斬敵。」 呂布神情剛毅,堅定的聲音響起,目光停留在楚帝身上。 「朕麾下強將數百,豈會讓溫侯帶傷之身上陣殺敵。朕偶得兩枚靈丹妙藥,一枚交給子龍服下,這一枚丹藥交給溫侯,希望對溫侯身上傷勢有幫助。」 說話間,楚帝從靈戒中掠出龍血丹,抬手遞給呂布,只見其受寵若驚,接過丹藥仰頭沒入口中。 「唰!」 呂布身上金芒四射,浩瀚磅礴的真氣之力肆意開來,傷勢瞬間痊癒,整個人好似一座火山,蘊藏著無盡的爆發力。 「姓名:呂布!」 「字,奉先!」 「年紀:三十歲!」 「來自:九原縣人士!」 「隸屬:戰爭學院,十魔將之一!」 「修為:武皇境巔峰(可成長!)」 「武力值:一百五!」 「體力:一百三!」 「智力:九十!」 「統帥:九十五!」 「政治:九十!」 「神兵:方天畫戟,龍舌弓!」 「坐騎:赤兔!」 「鎧甲:玲瓏獅吼鎧!」 「忠誠度:百分之百!」 「屬性一:天魔(激活百分之三十!)」 「屬性二:黑龍騎士(開啟黑龍騎士可提高百分之三的攻擊速度和攻擊力量。)」 「本尊:凶獸饕餮!」 「系統測評:此人霸氣萬分,野心勃勃,欲稱霸天下,個性嗜殺、殘暴,有萬夫莫敵之氣勢、王者之尊與智慧,策軍操戰面臨頹勢,為能力挽狂瀾的當代王者!」 看著呂布重新刷新的信息,楚帝心下駭然,沒想到他竟是黑龍騎士,正如小賤所說的自身擁有血脈便會發生變異。 呂布感受到自己實力的變化,神情一凜,強壓著體內興奮,稟拳施禮,雄渾之聲響起。 「末將呂布,謝吾皇賞賜之恩。」 「溫侯好生在房間內熟悉下實力,朕晚些時候有重要任務交給你和子龍。」 楚帝離開房間后,呂布沒有絲毫的遲疑,盤膝而坐,快速催動體內真氣之力,開始熟悉那股霸道的力量。 夜風微冷,星空璀璨,楚帝踏月色向議事廳走去,他知道張良和諸葛亮一定在等候他前往。 …………. 此時。 蒙古大營,董卓賬內,李儒將今日趙雲,呂布二將斬殺大梁兩名將領,殺兵甲近千人的豪舉告訴董卓。 「什麼!」 「蕭戰麾下大將軍帶領一萬強兵設伏,定沒有將他們三人攔下,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董卓放下手中酒碗,面帶錯愕之色,顯然有些無法接受,同時不禁有些心有餘悸,今日賬內差點和趙雲,呂布二將衝突,現在想想不禁一陣后怕。 「既然已經過去了五十載,那你們幾個,為什麼連區區築基期都無法突破?」 張玄盯著面前的幾名老者,語氣平淡問道。 「仙師,不是我們不突破,而是一準備突破築基期,體內的靈根就會無端消失,再度成為無靈根的凡人……」 「哦?」 張玄面露訝異之色,說道:「你們且仔細說說。」 「是這樣的。」 其中一名老者恭敬說道:「在仙師您賜予我們靈根之後,我們就在短短的十餘年之間,修鍊至了練氣十三層。」 「為了儘快突破築基期,被仙師您收入門下,有幾個比較激進的同伴,就開始了突破築基期。」 「起初,這一切都很順利,不過在突破的關鍵時刻,靈根似乎承受不住外界的天地靈氣,開始不穩定起來。」 「越是凝聚壓縮靈氣,靈根就越不穩定,到最後,靈根就徹底崩潰消散了,我們再也無法感應到天地靈氣,突破築基期自然就失敗了。」 「靈根消失,我們一輩子都卡在練氣十三層,體內的法力是用一點少一點,平日根本不敢隨意出手。」 「而且仙師您所在的這座聖山,我們又上不去,我們也無法聯繫到仙師您。」 「於是,陸陸續續在這五十年之間,大部分人都出海,去謀取補回靈根之法。」 「不過,這些出海之人,統統都杳無音信了。」 原來如此! 張玄心中微微點頭。 而後,他繼續問道:「那些天生靈根的修士呢,為什麼也不在島嶼之上了?」 他可是記得,他離開之時,太明島之上,可是擁有四五十名天生靈根的修士。 總不能這些天生靈根的修士,也都出海去補全靈根了吧。 「仙師大人,原本島嶼之上就存在的那些仙師,除了一部分老死的,其餘都已經離開了。」 說著,老者看了一眼張玄,小心翼翼的說道: 「這些仙師,因為無法進入『聖山靈脈』,又嫌棄其餘地界的靈氣稀薄,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全部離去了。」 「嗯。」 張玄不變,他也就是隨口問一下罷了。 這些修士,最高也不過築基期,是走是留根本沒有影響。 突然,老者見張玄沉默,陡然就跑到張玄面前,跪了下去。 「仙師,老朽的靈根,也在突破築基期的時候,徹底消散的。」 「還望仙師大人,大發慈悲,再賜我一副靈根吧!」 「是啊,仙師大人,求求你大發慈悲,再賜我們一副靈根吧!」 後方的幾位老者,也反應了過來,紛紛跪下,向張玄不斷哀求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