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0 日 - By :

一時間所有元仙門弟子放下手頭的一切事,都往龍棲海方向急趕。

柳岸青攥着手中的傳音符,目光沉沉的看向遠方。 「師兄,又有什麼事發生了?」莫小琪小聲問道。 「魔族人在我們前面,我們必須立刻動身,去與大師姐匯合,協助大師姐對抗魔族人!」柳岸青堅定的說道。 莫小琪臉色微變,目光中閃過陰鬱,而後微笑道:「那我們快走吧,別讓大師姐等急了。」 柳岸青詫異的看着她,以往只要一說大師姐,她定會不高興,如今這種表現,倒真叫人意外。 「師兄為何這般看我?我知道自己以往是任性了些,可如今是人族大事,我不是不知輕重的人,有仇有怨,等把魔族人清理乾淨了,我自然會與大師姐重新計較一番。」莫小琪認真的看着他,語氣再真誠不過。 柳岸青停聽罷會心一笑,颳了一下她的鼻子,「好。不過點到為止,不可向上次那般,傷到大師姐,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師兄就知道關心大師姐,我生氣了!」莫小琪秀鼻微皺,不高興的看着他。 「哪有的事。我也很關心你的,你若是再這般冤枉我,我就真不理你了!」 「師兄,好師兄,我知道錯了,你是不是不生我氣了?」莫小琪趕緊求饒,挽著柳岸青的胳膊撒嬌。 「我何時生過你的氣?」 二人漸行漸遠。 說話聲也斷斷續續傳來。 龔劍秋始終保持不遠不近的距離,默默墜在二人身後。 他突然停下腳步,與身邊幾人說道:「你們先走,我有東西落下了,一會兒我就跟上來。」 有人問道:「是什麼東西?重要嗎?不重要的話就別找了。」 「是我母親去世前留下的遺物,應該是剛剛施法時落下的,我必須去找找。」 幾人一看,果然,平時他十分寶貝,一直掛在腰間的玉佩不見了。 「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我陪你一起吧,大家相互間也有個照應。」有人提議道。 龔劍秋想也沒想,一口回絕:「不必了,不過就二里地,我去去就來,你們要是實在不放心,就在此地等我吧。」 龔劍秋話音一落,就朝來時的方向疾步跑去。 幾人便不再堅持,與柳岸青知會一聲,便都停在原地等著龔劍秋。 一刻鐘過去了,就在眾人以為龔劍秋快回來時,一夥黑衣蒙面人突然從空中跳下來。 這群人有二十個,渾身黑氣瀰漫,手中都拿着一把獸脊椎骨製作的長鞭,黑色的獸骨同樣黑氣繚繞,襯得這群人愈發詭異。 柳岸青將莫小琪擋在身後,虎視眈眈的看着這群金丹期的魔族人。 「你們好大的本事,居然能買通正道修士混進龍魂秘境!既然來了,就別走了,都留下受死吧!」柳岸青目光冰冷,手中長劍飛出,盤旋在他頭頂。 一個金丹大圓滿的魔族人站出來嗤笑道:「好大的口氣,今日還不知道是誰死呢!」 戰鬥一觸即發。 柳岸青輕喝一聲,飛劍瞬間落下,被柳岸青穩穩接住,腳步輕移,眨眼就到了那魔族人面前。 長鞭被主人握著一抖,唰一下纏上飛劍,魔氣和靈氣各居一方,相互抗衡。 柳岸青眼神一冷,飛劍發出輕鳴,靈氣大放。 轟一聲響,那魔族人被劍氣震開,後退兩丈才停下。 魔族其餘人見頭領不敵,立刻從其他地方分出兩人,一起攻擊柳岸青。 魔族頭領咬牙,陰沉的看着柳岸青:「不愧是元仙門九葉真人的徒弟!」 柳岸青眯眼,看樣子元仙門中也有叛徒!居然連他的身份知道如此清楚。 「師尊名號豈容從你這魔族鼠輩口中說出!只敢行偷雞摸狗之事的膽小之徒!」 柳岸青長劍一橫,擋住那兩個魔族人甩來的長鞭,揮劍掃出,一股磅礴劍氣猶如實質,狠狠朝三個魔族人飛去。 三人一退數丈,慌忙抵擋,柳岸青飛身前去,乘勝追擊。 「啊……」 一聲輕吟引起柳岸青的注意,回頭看去,只見莫小琪捂著胳膊,艱難的抵抗兩個金丹中期魔族人的進攻。 從她指尖溢出的鮮血不難看出,莫小琪受傷了! 柳岸青皺眉,飛身折回,將兩個魔族人擊退,抱着莫小琪的肩膀問:「怎麼樣?可還能堅持?」 莫小琪面色蒼白,兩眼含淚,強忍疼痛道:「師兄,我沒事,你別管我,快去吧!」 柳岸青臉色漸冷,莫小琪整個人都靠在他身上,被魔氣所傷,渾身冰冷,讓人難以放心。 遠觀戰局,魔族人被幾個弟子傷了不少,如今在戰場上的只有十二三個。 「走!」 就在柳岸青猶豫間,那魔族頭領突然發話,二十個魔族人迅速退去,毫不戀戰。 所有人一怔,什麼意思,這就不打了? 莫小琪忍着傷,推開柳岸青:「師兄,魔族人此次行蹤詭異,怕是有什麼陰謀,你快帶人去追,別讓他們跑了。」 柳岸青沉思片刻:「你在原地等我,我留個人在這兒陪你。」 「不用,你快帶人去吧,多個人多個幫手,我有師父給的陣盤,只要不出去,那些魔族人奈何不了我的!」莫小琪推搡着他。 柳岸青皺眉片刻,「你小心!」 「嗯!」莫小琪點頭,催促他快去,再不去魔族人就跑光了。 柳岸青不再猶豫,叫上剩下七個弟子,朝魔族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看着他們越走越遠,莫小琪冷下臉來,喝道:「出來吧!」 通過詢問,蘇日安才知道,靈族修鍊完全是與生俱來的能力,根本不和人族一樣,需要各種條件。 靈族有著極其古老的傳承,通過血脈進行傳播,不像人族一樣,是用各種載體記錄,一旦失去就會傳承斷檔。 靈族過了幼年,就會蘇醒遠古的傳承記憶,這些記憶,會告訴他們怎麼修鍊,之後隨著實力越來越強,蘇醒的遠古記憶也會越來越多。 而阿狸別看這麼柔柔弱弱的,其實已經蘇醒了自己的遠古記憶。 按照一般來說,阿狸是可以修鍊了,但是在靈族養父母那裡,她也只是初入修鍊門檻而已,平時需要做各種雜活,每天要忙到大半夜,那時候都已經累的沒有任何修鍊的心情了。 之後被賣了之後,雖然買主不用阿狸去做那些苦力活,但是買主卻限制阿狸修鍊,以防止阿狸超出自己的掌控。 所以在過了幼年期之後,到如今已經成年的年紀,也不過才堪堪修鍊入門,實力最多不過相當於人族武徒一段。 人族的實力等階,每個大等級又分成十個小等級。 這武徒一段,那就相當於,剛剛鍛體結束,力量堪堪不過一牛之力的水準,可謂是非常的弱了。 「一個月之後,我會去獅域武大上學,到時候就不會在武家了,我想問問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武大。」知道阿狸並不需要修鍊人族的功法,蘇日安便詢問道。 「阿狸願意。」阿狸快速的點頭說道。 其實也不用想,阿狸除了和蘇日安一起前往武大之外,也沒有別的去除了,她在人族可謂是舉目無親。 徵得阿狸的同意之後,剩下來的,就是要想辦法怎麼讓阿狸能夠進去武大之中。 蘇日安對武大並不了解,如今所知道的,就單單是武大是武者修鍊的地方,除此之外,別的就不知道了。 想了一下,蘇日安還是決定先去問一些武志剛,武志剛也是獅域武大的,了解的應該不少。 很快,蘇日安就鬆了一口氣。 從武志剛那裡得知,武大雖然是人族的武大,但是裡面也有其他的異族學生。 不過,就是異族學生的數量非常少,而且這些異族都是與人族友邦的種族。 一些長期定居在人族的異族,便會將自己的子嗣送入武大之中,當然這長期定居在人族的異族,也是少數,也就讓武大之中的異族學生變得很少了。 靈族是人族的友邦種族,所以種族上,阿狸這一條是能夠滿足的,剩下的就比較麻煩了,主要是如今武大的錄取時間已經過去了,要安排阿狸進去,還是有些難度的。 當蘇日安將自己的想法告訴武志剛后,便問了問能不能有辦法將阿狸送入武大之中。 武志剛也給出了答案,可以,不過就是需要運作一下。 為此,蘇日安還特意去找了武詔天,讓武詔天幫忙。 對於自己外孫的要求,武詔天自然是滿口答應了。 阿狸的事情解決了,蘇日安心情也大好,帶著阿狸便去找陳誠玩了。 月光初升,今天的夜晚蘇日安有些期待。 昨夜,自己喝的太多,後面酒勁上來之後,和阿狸發生的事情,蘇日安可是根本沒有感覺到。 而今夜,蘇日安可是沒有喝酒,意識非常的清楚。 在晚飯的時候,蘇日安時不時的看向阿狸,讓阿狸知道,晚上將要發生的事情,不由的有些羞澀和期待。 昨夜阿狸雖然喝了不少,但是相比較於蘇日安來說,那可是要少了很多,所以後面,阿狸意識還是非常清楚的,蘇日安所做的事情她也感受的極其清晰,那美妙的感覺,回想起來還是非常期待的。 在蘇日安心不在焉的等待之中,時間終於過了晚間十點。 大家都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休息了。 阿狸也有自己的房間,就在蘇日安房間的旁邊,可是這第一天就用不到了。 將阿狸帶回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蘇日安一下子就呼吸粗重了起來。 一把摟住阿狸,伸出手輕抬阿狸的下巴,在蘇日安的動作下,阿狸緩緩抬頭,粉紅色的眼瞳迎上了蘇日安的目光。 被那帶著絲絲魅惑的眼睛看著,蘇日安哪裡還忍受的了,低頭便吻了上去。 雙唇清涼,軟軟的很舒服,在阿狸的迎合下,蘇日安品嘗著阿狸的朱唇與柔舌。 阿狸的一條毛茸茸的尾巴輕輕擺動,時不時的觸碰到蘇日安摟著她的手臂,到了後來,阿狸無意識的直接將尾巴纏在了蘇日安手臂上,讓蘇日安感到軟軟的,非常舒服。 兩人吻得動情,呼吸也越來越粗,越來越重。 「啊~」 蘇日安開始上下其手,刺激的阿狸喉嚨之中不自覺的發出一聲嬌柔的輕哼。 這一聲輕哼,直接讓蘇日安沸騰了起來。 雙唇和阿狸分開,直接一個公主抱就把阿狸抱了起來,朝著房間內,那張巨大的軟床走了過去。 很快,房間內阿狸歡愉的聲音便響徹了起來。 好在武家房間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不然那可是要整個武家都聽的到了。 男人粗壯的呼吸和女人嬌柔的婉啼,在這房間之中,交織出了一篇完美的樂章,這一夜註定無眠。 凌辰,天色蒙蒙,眼看再過不到一個小時太陽就要升起。 房間內,隨著蘇日安的一聲低吼,徹底歸於平靜。 這一夜,是徹底瘋狂的一夜。 蘇日安宛若加滿燃料的機器,與阿狸酣戰了一晚。 到了後來,阿狸更是只能被動迎合,任由蘇日安在自己身上馳騁。 不過,一夜的瘋狂也是累人的,蘇日安發泄結束沒多久,就沉沉的摟著阿狸睡了過去。 直到中午,蘇日安才幽幽轉醒。 取過手機,蘇日安才發現,上面有兩個未接的電話,一個是孫筱珏的,還有一個是陳誠的。 看到孫筱珏的電話,蘇日安一下子就清醒了,立刻回撥了過去。 「看來,這一晚上你很累啊。」接通的第一句話,就讓蘇日安不知道怎麼介面了。 「嘿嘿。」蘇日安也只能嘿嘿的笑了笑。 「算了,反正我早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孫筱珏也是很無奈。 自己與蘇日安最多不過接過吻而已,而且怎麼說自己都是世家大小姐,這方面也不能和蘇日安隨便來,至少需要雙方長輩認同了兩人。 可是武婉婉對她自己是認同了,但自己家族中除了自己的父親之外,都沒有認同蘇日安的存在,這讓孫筱珏就算是想要給蘇日安,也都只能拖著。 當然,孫筱珏自己也可以不管家族的想法,但是這麼一做,會讓本就在家族中沒有多少地位的父親,變得更加的沒有地位,所以孫筱珏為了父親,也只能任由蘇日安了。 「謝謝你,筱珏。」蘇日安輕聲說道,這一聲謝,他是發自內心的。 「我們之間,就不要說『謝』這個字了。」孫筱珏也想開了,不過她發現蘇日安聲音有些小,於是問道:「怎麼了,不方便說話嗎?」 「我剛剛醒來,阿狸還在旁邊睡,我怕聲音大了會吵醒她。」蘇日安如實的說道。 「這樣啊,那行吧。」孫筱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