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5 日 - By :

一群小混混眼見遇到了神鬼一般的高手,陸續「撲通」跪倒在地,一片叫聲:「爺,饒命!」

「你們,把泔水給我弄乾凈!留下一點,每人斷一隻手!」張凡指著一地泔水喝道。 一群小混混見小命得脫,哪敢不聽命。 「爺,我們這就整,一定整乾淨!」 小混混們紛紛用手捧,用手紙托,把泔水重新裝回桶里,然後用袖子擦,用紙巾蹭…… 張凡站在一邊督察,看誰幹得不利索,照著屁股就給一腳! 這時,小鍋蓋也是完全熊了,不敢動彈,生怕張凡再踩他一腳! 張凡的腳好厲害,一踩一個骨折,小鍋蓋是從心裡害怕了。 外面的商戶見一群小混混跪地忙活,樣子十分狼狽,商戶們不禁心花怒放。但目前鑒於形勢未明,他們不敢公開替張凡叫好,只不過人人臉上都是喜笑顏開,像過節一樣! 幾個小混混又從街上買了礦泉水,一點一點地沖洗地磚,把地磚縫裡的殘渣一點點摳出來…… 足足整了半個小時,地面沖洗了無數遍。 張凡低頭聞著,聞不見一點味道,這才點點頭。 「都可以滾了!記住,這條街,以後不準再收什麼保護費。如果不聽話,讓我知道了,每收一家,就斷你們一條胳膊腿!」張凡嚴肅地訓斥道。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小鍋蓋只有一條腿和一條胳膊能動,疼得頭上冒汗,被兩個小弟攙扶著,走出了店門。 「慢走,」張凡忽然叫道,「你砸壞的地磚,就不賠償了?」 小鍋蓋忙從懷裡掏出一沓鈔票,遞給張凡,陪著笑臉道:「爺,錢多錢少,您別介意呀!」 張凡見那沓錢不會少於兩千元,估計維修費是夠用了,便接過鈔票,隨手向小鍋蓋臉上一拍:「滾吧。」 一伙人慌張鑽進汽車裡,啟動發動機便逃。 當汽車啟動時,小鍋蓋認為自己脫離了危險,便突然從車窗里探出頭,揮著拳頭罵道:「小子,你等著,我大哥不會饒過你!」 張凡笑了笑,也不去追趕,轉身問旁邊的商戶:「他大哥是誰?」 一聽張凡問這個,眾人全部都默然了,臉露恐怖,扭過頭去,現場鴉雀無聲! 張凡心中暗道:這萬馬齊喑的局面,說明這個小鍋蓋的大哥,可能是個厲害角色! 這條街上的商戶,也應該說是三教九流都有,可是他們竟然能全部屈從於小鍋蓋,說明這個大哥很有震懾力! 不過,張凡不但不害怕,反而產生了一種與那位背後的隱形大哥決一高低的慾望,他冷笑一聲,道:「什麼么大哥二哥,到我這裡來,都是孫子!」 說完,轉身回店裡。 周圍的商戶聽見這話,不禁暗暗吐舌頭:這素望堂的小子真牛逼,竟敢當眾謾罵大哥,也不怕大哥要他小命?看來是活得膩煩了!大哥是什麼存在!是你一個小藥店店主能比得了的嗎?找死。 張凡回到店內,沈茹冰剛剛從驚懼中恢復過來,臉上還是一片蒼白,長長嘆口氣:「張凡,我看,這店如果沒有你的保護,根本無法營業。所以,我有一個想法。」 「什麼想法?」 「你入股進來。」 「入股?嘻嘻,沒錢。」 「對,你技術入股,拿51%的份額。一來可以看一些我看不成的大病,二來也可以幫我壓住陣腳。好嗎?」 這不是要白送我股份嗎?人家沈茹冰貸款投資二百多萬搞了個店,我怎麼好意思白白拿過來一半多? 張凡搖了搖頭:「根本不行。」 「我求求你了。」沈茹冰抓住張凡胳膊,輕輕搖晃,眼中亮晶晶地,像一個小女孩央求大哥哥,「小凡——」 說著,把身體緊緊貼過來,雙手也鬆開他的胳膊,從後面環住他的背。 兩人腹部緊緊地粘貼在一起,像一對熱戀的情人在公園樹下擁抱的那樣。 「茹冰,你怎麼這麼不了解我?我是那種喜歡不勞而獲的人?你的店開業以後,我可以幫你打理。誰叫我們是好朋友了?幫你忙是應該的,因為沒有你的提醒報信,我恐怕早死在趙常龍祖孫倆之手了。幫助救命恩人做點事,難道還要回報?」 沈茹冰根本不聽他的解釋,雙臂一用力,緊緊地箍住張凡,兩人的前身緊緊地貼在一起了。 張凡感到自己的胸前被兩個豐碩狠狠地擠著,不由得心慌體熱,想伸手推開她,卻又怕傷了她的心,只好僵持著。 「小凡,冰姐雖然比你大幾歲,但在冰姐眼裡,你可是高大上的真英雄,冰姐有時跟你冷冷的,其實內心裡無比崇拜你,總是夢想著在你的呵護下生活。冰姐根本不想做你的老闆,而是想讓你做冰姐的老闆。要想找到這種被保護的感覺,只有你擁有店裡股份一半以上才行。」 原來,在這個表面冰冷的女博士內心深處,仍然有著美麗小女人的心理! 此前,張凡對沈茹冰更多的是羨慕、崇敬,並未產生過真正的對一個女人的那樣想法。而此刻沈茹冰的自我託付,一下子撕開了他心中的那層虛偽的紙,突然間眼前出現了一個鮮活的女人。 不過,平白地接受一個幫助過自己的女人這麼大一筆財富,根本不是張凡的性格。 「冰姐,你不要胡思亂想了!我不可能接受的。」 。 「拜託,大哥,網上的是高仿的,但是它是沒有編號的,我們這個都是有正宗編號的,看看這個是我的編號。」杜鵑指著自己的警號給王一看到。杜鵑又將自己的刑警證件給王一看了看。 王一不經意間掃描到了杜鵑的腰間果然別着一把槍,看來這還真不是鬧着玩的。 「這麼說你還真的是警察?」 「真二八經的刑警!」 「牛x啊,哥們,這幾年不見,混的這麼風生水起的。」 「一般一般啦。」杜鵑笑着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說道。 「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王一問到。 「最近又發生了一件大案,比較棘手,所以我就接收這個案子了。」 「什麼案子?」 「732大爆炸事件。」 王一聽了一驚,緩了緩神,鎮定自若的問到:「是不是北聯七道科技那個公司爆炸事件?」 「對啊,這件事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性質特別惡虐,目前估計死亡人數在上千左右。」 「那王曉剛呢?」 「已經逃到國外去了,但是我們已經啟動紅色通緝令了,王曉剛只不過是個替死鬼,這後面還有更大的陰謀。」 「什麼陰謀?」 「不確定,所以我們一直在查找線索,查到這裏就看見你一個人傻乎乎的睡在這裏。」 「哦。」王一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就在此時,幾個身穿警服的人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其中一個對着杜鵑說道:「娟姐,我們這裏找了好久,但是什麼發現都沒有,看來我們得重新在找線索了。」 「好,知道了!」杜鵑對着那警察說道。 「你是他們的頭兒?」王一指着他們問向杜鵑到。 「怎麼了?」 「沒看出來呀,可以啊!」 「走吧!」 「去那,我可沒犯法啊!」 「誰說你犯法了,切,這麼久都不見面了,好不容易能碰了,這不是天意是什麼,找個地方聚聚!」 「喂,你現在在執行公務!」 「不影響啊。」 杜鵑轉身對着那下屬說道:「你們先回去吧!」 「好的,長官。這個是您男朋友吧,娟姐,怪不得劉隊追你那麼久,你都不動心呢。」其中一個下屬調侃的說道。 「我現在命令你給我立刻,馬上,消失在我的眼前。」 那幾個下屬聽見這話個個跑的快的和孫子似的,上了警車一溜煙的跑了。 杜鵑看着警車遠去的方向說了一句:「臭小子,平時就是對你們太好了!」 「咱們也走吧!」不等王一回答,杜鵑就拽起王一的胳膊向警察旁邊走去。 「你開着這車多少有點不合適吧?」 「那我總得把開開回去吧,難道把車丟在這?」杜鵑反問道。 「你咋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喜歡抬杠呢?」 「切!」杜鵑說着已經打開車門做到了駕駛室裏面,王一也跟着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座。 杜鵑朝着市區開去。 「那個劉隊是誰啊!」 「說了你又不知道。」 「哦,那你和高山怎麼樣了?」 「早就分手了,那個時代的我們懂什麼,愛情是這個時代最廉價的東西!」 「你怎麼會突然有這種感悟呢?」 「每個人和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你不是一樣和明艷也分手了嘛!」 「你怎麼知道的。」王一一驚的問到。 「你不和她聯繫,不等於我不和她聯繫呀,就像你把我這哥們忘的徹底乾淨,我到現在還傻傻的把你當哥們。」杜鵑對着王一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我手機丟了。」 「丟了你不會去網吧啊,QQ是用來幹嘛的!」 王一被杜鵑說的啞口無言。 「她現在還好嗎?」 「不知道!」杜鵑帶着硬生生的語氣對着王一說道。 杜鵑帶着王一來到市裏一家川菜館,服務員拿着菜單過來遞給杜鵑,杜鵑將菜單遞給王一讓他點。 王一隨便點了幾個菜給了服務員,然後靜靜的看着杜鵑。 「怎麼了,我臉上有花嗎?」 「沒有!」 「那你這麼看着我幹嘛?」 「借我點錢!」 「喂,不是吧,你混成這幅樣子了?」 「一句話,你借還是不借?」 「這可是你第一次開口求我,我怎麼能拒絕呢?是吧,王大公子。說吧,多少?」 「三千!」 杜鵑二話沒說從自己的錢包裏面掏出三千塊錢直接寄給了王一。 王一接過錢,然後問服務員要了一張筆和紙,給杜鵑打了個欠條,上面寫了自己的電話號碼,遞給杜鵑對着她說道:「哥們,我有急事,先走一步,改天再聚。」 然後頭也不回的朝着門口出去了。 王一找到附近的一家手機店,又將自己曾經的號碼讓複製了一下,安裝到新的手機里,然後攔了一輛計程車,這裏離趙曉露住的地方不是很遠,王一給的哥師傅說了目的地后,一腳油門就轟了起來。 王一給了的哥師傅錢后,飛奔著向著趙曉露的病房跑去,可是看到的卻是一張空空如也的病床,什麼也沒有。 王一不死心,心想着會不會是曉露自己出去轉了或者是去上衛生間了。此時正好路過一位護士,王一向這位護士打聽后才知道趙曉露是徹徹底底離開這裏了。 王一無力的靠着牆角坐了下來,望着空空的病床在發獃。 「曉露,你到底去了哪裏了呢,我要到哪裏才能找到你呢?」王一心裏暗暗想着。 王一此刻才看到自己手裏拿的手機,趕忙給趙曉露撥打了個電話,可是電話那頭確實傳來的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的提示。 王一在手機上下載了個QQ,將自己的QQ登陸上去,趙曉露的頭像是灰色的,也沒有收到任何留言。 王一點開趙曉露的QQ頭像,想對她說些什麼,但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王一想要對趙曉露說的話實在是太多了。 想來想去,王一隻是在屏幕上輸入了幾個字:「你在哪,我好想你,看到速速回復!」 王一合上了手機,此刻滴食未盡的他終於聽到肚子已經在咕咕叫了。。 外面的雨還是下的很大,但是進了飛鳥街之後,雨就沒了,是一片晴朗天氣。 葉鴻宇是第一次來到飛鳥街,還不知道寧海市存在這樣的地步,內心無比吃驚,不過跟着朱邪來,他也不敢說多餘的話,只是默默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