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0 月 27 日 - By :

之前下的雪還沒化,讓這一切多了幾分靜謐的感覺。

按響門鈴,屋裏很快就有人出來迎接。 「你們好,請問找誰?」出來的是一名中年婦人,按照資料來看,應該是黃佩洪老先生的兒媳婦。 華曉萌笑着道:「姐姐您好,我是來找黃伯騫先生的!」黃伯騫就是老先生的兒子,眼前婦人的丈夫。 「是要做東西嗎?」婦人被華曉萌一句姐姐喊的眉開眼笑。 「對的!」華曉萌點頭,「不知道黃伯騫先生在家嗎?」 。 李初晨想見神運算元。 秦老五聞言,頓時就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 沒錯,秦老五的確能夠聯繫上神運算元。可是,神運算元如果來了。 他們兩個,做過的那些事情,就會敗露。 到時候,不管是他,還是那個神運算元,他們都得死。 誰也活不成。 想到這其中的厲害。 秦老五又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那個神運算元,當年離開后,他就銷聲匿跡了!」 「我,我跟你說實話,我現在,我現在也聯繫不上他啊!」 「嗯,」李初晨點了點頭。 又淡淡地說道,「聽說,身體的疼痛,可以刺激大腦神經,讓人的思維變得更敏捷些,也許,我能幫你一把呢。」 了宣傳冊的話,剛剛說完。 他手裏的圓月彎刀,順勢一揮,嗤的一聲,就在秦老五的腿上。 留下一道長長的口子。 看着鮮血從秦老五的腿上濺射而出,秦悅然不由有些緊張地看向李初晨。 秦悅然本以為,李初晨不會傷害秦老五。 卻不料,他出手這麼果斷。看樣子,是完全沒有顧及她的感受了。 想到這,秦悅然的心裏,就不由有些難受。 她忽然有點擔心,擔心李初晨真的會殺了秦老五。 這個秦老五,雖然可惡至極。 但不管怎麼說,秦老五也是秦悅然的親生父親。 就算他犯了天大的錯誤。 秦悅然也不想看見他被李初晨殺死。 所以,在李初晨揮刀,傷了秦老五之後,秦悅然就走過去。 她拽了李初晨一把。 將李初晨拉到角落裏。 秦悅然又壓低了聲音說道:「大人,您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好,你說。」 「大人,不要殺他!」 秦悅然壓低了聲音繼續說道,「他是很令人憎恨,可是,他終究也是我的親生父親啊。」 「放心吧,我做事,會有分寸的。」 李初晨笑着拍了拍秦悅然的肩膀,安慰了她一句,又回到秦老五面前。 秦老五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他的大腿,被李初晨切開一道口子,鮮血濺射,秦老五頓時嚇壞了。 他用雙手緊緊按壓着傷口。 看見李初晨又朝他走過來,秦老五就聲音顫抖著說道:「別動手,你別動手,有話好好說啊!」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李初晨甩動手裏的圓月彎刀,並繼續說道,「秦老五,你想起怎麼聯繫那個神運算元了嗎?」 「如果你還是沒有想起來,肯定是刺激不到位,我可以再幫你一把。」 「別,別啊!」秦老五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他用一隻手,緊緊按壓着傷口,另一隻手,迅速伸進口袋。 拿出手機后,秦老五又急忙說道:「別動手,我現在就給神運算元打電話。」 「鎮定點,該怎麼說,不用我教你。他要是不來,我就砍了你的腦袋。」 李初晨悠悠地說道,「只要你能把神運算元叫到這裏,看在秦悅然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了你。」 秦老五聞言,心裏就暗暗鬆了一口氣。 既然李初晨都這麼說了,那他也就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 為了自己能夠活下去。 秦老五沒有別的選擇,他只能出賣神運算元。 秦老五幾個深呼吸,調整好狀態,讓自己變得平靜下來后。 秦老五這才按下一串電話號碼,並將這個電話,打了出去。 現在這一場格鬥大賽最終決戰的結果已經出來了,由於楊澤能夠站得起來,且受傷程度較輕,而多禾卻已經是站不起來,故此,這一場格鬥大賽的冠軍是楊澤。 楊澤站在那坍塌了的擂台廢墟上,工作人員打開了玻璃罩,將金腰帶遞給了楊澤。 楊澤舉起金腰帶,向觀眾展示著,好像在向眾人宣讀他的勝利。 這時,主持人也走了上來:「各位觀眾,此次由黃氏珠寶舉辦的格鬥大賽在這一刻落下了帷幕。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陪伴,也許,過一段時間,還會有新的賽季出現,此時坐在電視前或者電腦前的各位格鬥家們,留給你們展示自己的機會仍然有。」 主持人語調軒昂地在拿著話筒在做最後的總結。 楊澤從擂台的廢墟上走了下來,他來到了多禾身邊,拿出天運針將多禾的傷勢給輕微治療了一番。 「多謝。」 多禾被天運針法治療以後已經能夠站起,但依舊傷勢嚴重。 楊澤將他扶了起來,「對不起啊,下手太重了。」 多禾搖搖頭,「沒事的,要打贏對方,那麼肯定會造成一定的傷害。」 「今天晚上我請客,要不要一起吃個飯?」楊澤邀請多禾。 多禾拒絕道:「多謝你的好意,我就不來了,這格鬥大賽已經結束,我也該回去了。」 「多禾兄弟,恕我冒昧,你……是哪裡人士?」 多禾被楊澤這麼一問,瞬間沉默了起來。 「是我冒昧了。那麼,既然你心意已決,我也不強留你了,有時間你來關市,咱倆在比劃比劃。」 「嗯,一定。」 說完,多禾離開了楊澤,只剩一個孤獨的背影往出口方向走去。 比賽結束以後,楊澤眾人便回到了公司。 皇甫櫻就像是在把玩一件愛不釋手的玩具一樣,將楊澤的金腰帶緊緊地拿在手上不放。 她左看看,右看看,甚是喜歡。 「別摸啦,再摸,我這金腰帶都要被你摸掉皮了。」楊澤瞥了一眼皇甫櫻。 「切,都是我的了,我摸摸怎麼了?」 楊澤這才想起之前親了皇甫櫻一下,而她索要的賠償就是這個金腰帶。 擦,老子為什麼剛才要把金腰帶交到她手中,楊澤此時滿臉的懊悔。 「恭喜楊醫生。拿到此次格鬥大賽的冠軍,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諸葛明突然說道。 被諸葛明這麼一說,楊澤謙虛起來:「哪裡哪裡,諸葛先生你太抬舉我了。」 「能人匹配能事,哪裡算得上是抬舉。」 楊澤低頭笑著。 「臭美了吧。看把你得意的。」皇甫櫻吐槽道。 「我這是憑實力,得意那也是應該的。」 這時,楊澤注意到了一隻悶悶不樂的楊蘭。 「妹,你怎麼了?怎麼一臉的不高興?」 楊蘭搖搖頭,「哥,對不起,我……我有點不舒服,這本該是大喜的日子,實在是對不起。」 楊澤走到楊蘭的身邊,手搭在他的肩上,「跟你哥說這些幹嘛?搞得見外,你這不舒服也已經好幾天了,要不要哥用天運針幫你弄弄?」 「不用,我這不是什麼大問題,這天運針,就要留給需要的人。」 「唉!你啊!」楊澤嘆了口氣。 這時,公司里來了一位不速這客,惡狼拿著一個手提箱,敲響了公司的門。 「誰啊?」皇甫櫻走了過去。 打開門,見到是惡狼后皇甫櫻嚇得不輕。 楊澤等人也趕到了門口。 「是你?」楊澤一臉驚訝,「你來做什麼?」 惡狼沒說二話直接跪了下來,「楊澤,我這裡有五百萬,我全都給你。我只想,你能不能用你的天運針法,將我妻子救治一番。」 惡狼說了此話以後,簡直驚呆了眾人。 宋靈樞被裴鈺突如其來的這麼一下嚇了一跳,一下便重心不穩,倒在他懷裏。 裴鈺抱着宋靈樞便一躍而下,宋靈樞還沒來得及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抬頭便瞧見裴鈺的黑臉,她又莫名奇妙心虛起來。 宋靈樞立刻就要撒嬌似的在他懷中蹭一蹭,「太……鈺哥哥……」 裴鈺並不吃她這套,將人打橫抱走,宋靈樞還沒來得及驚呼出來,已然被他帶回房間。 那明裏暗裏看着的人都覺著發笑,只有孫娘在暗處看着,癟了癟嘴。 宋靈樞被裴鈺壓倒在床榻上,裴鈺不與她分說,直接就用一片柔軟堵住了她的嘴。 宋靈樞自然也就沒了狡辯的餘地,只能乖巧的任他用這種方法發泄。 就在宋靈樞感覺已經要窒息的時候,裴鈺才戀戀不捨的放開了她,惡狠狠的問道,「知錯了嗎?」 宋靈樞大腦正缺氧,鬼使神差的哼唧了一句,「嗯?」 裴鈺見她如此,便又將她壓了下去,「那就再來!」 宋靈樞這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可是後悔也來不及了。 另一邊孫娘回了廚房,那男人正靠在灶台眯着眼假寐,孫娘一眼便知道他沒有睡着,或許就算是他睡着,對她也沒什麼影響,她只要自己說出來痛快就是了。 「那娼婦真是夠了,大白天的也不忘了勾引男人!」孫娘瞥了一眼那角落的男人,「你們男人都是這個狗屎德行!我看那女子和你的春可心肝肉是一個派頭!」 孫娘突然像想起什麼好玩的事情,坐到他身旁,將腦袋依偎在他肩膀上,「你既然這麼喜歡這樣的,我將她綁了,留下來給你做小怎麼樣?你想騎在她身上……」 從孫娘提起「春可」這個名字的時候,男人的臉色便變得古怪,他喉嚨里一直發出「咕咕」的聲響,雙手也握成了拳頭,「那女子可是裴將軍的心頭肉,若是你綁了她,只怕人家要講你這黑店掘地三尺!你當真你做的那些下三濫勾當……」 「住嘴!」孫娘尖叫了一聲,男人卻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仍然刺激着她,孫娘反手就是一個巴掌,「我叫你住嘴!」 孫娘生起氣來,那一張美人皮也開始猙獰,孫娘強行抑制住自己,她的臉才看起來稍微正常了一點。 宋靈樞被裴鈺突如其來的這麼一下嚇了一跳,一下便重心不穩,倒在他懷裏。 裴鈺抱着宋靈樞便一躍而下,宋靈樞還沒來得及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抬頭便瞧見裴鈺的黑臉,她又莫名奇妙心虛起來。 宋靈樞立刻就要撒嬌似的在他懷中蹭一蹭,「太……鈺哥哥……」 裴鈺並不吃她這套,將人打橫抱走,宋靈樞還沒來得及驚呼出來,已然被他帶回房間。 那明裏暗裏看着的人都覺著發笑,只有孫娘在暗處看着,癟了癟嘴。 宋靈樞被裴鈺壓倒在床榻上,裴鈺不與她分說,直接就用一片柔軟堵住了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