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3 日 - By :

元冠受又問了幾個西河村村民,村民七嘴八舌之下,事情已經漸漸清楚,是驃騎大將軍元乂的外庄管家佔得田。聽聞是元乂,不僅酈道元有些犯難,連元冠受的眉頭都皺了皺。

驃騎大將軍元乂,當朝第一權臣,他乾的惡事可謂是三天三夜都說不盡。毒殺諸王、軟禁太后、監視皇帝、把持朝政。此人貪婪無度且驕橫跋扈,大肆斂財賣官鬻爵不說,還喜歡強佔民田,洛陽周邊百姓無不深受其害,給了他個諢號「元夜叉」,意思就是他就像是吃人的夜叉一樣兇殘。 元乂的手下占人田地,有全套的官府文件,而且一旦反抗就有差役。百姓既沒辦法去官府告狀,又沒有武力反抗,唯一的下場就是淪為元乂的奴僕,給他耕種原本屬於自己的土地。 「爾等既已簽了契子,又來這西行寺鬧甚?速速隨我回去,免得傷了和氣。」 人群后,元乂的外庄管家大聲叫囂著,帶著一眾護院打手擠了進來,可擠上前頭才看見,有個身著僧袍的帶發居士擎著石柱傲然而立,很是駭人。 寺廟在南北朝都是獨立的、集政治經濟文化於一身的實體,大的寺廟不僅佔地千頃,信徒龐大,有的甚至還豢養僧兵護寺,日本戰國時代的寺廟就與中國南北朝時類似。 元乂的外庄管家不想多事,他帶走這些村民回去當奴僕就算完成了任務,沒必要與西行寺的僧人發生直接衝突。 護院打手手持鐵鐧、鋼刀、骨朵錘,逼迫著百姓向後退去,剎時間,婦孺的哭聲、青壯的呼痛聲不絕於耳。 元冠受閉上了眼,黑暗中思緒混亂。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六年了,他以為他習慣了這個荒唐昏聵又渾濁如泥潭死水的世道,身居高門本可以肆意享受,也可以躲在佛寺里醉生夢死,可有些東西,還是不能不做。無關於他是漢人還是鮮卑人,是高門還是貧民,只關乎良心。 「這些百姓受西行寺庇護,你自可回去復命,再有妄動者,休怪元某不講情面了!」 元冠受的聲音傳遍了護院打手們的耳朵,他們看著這個露出了面孔的高大僧袍少年,都露出了遲疑的神色。 「姓元的咱只認驃騎大將軍。」 元乂的外庄管家皮笑肉不笑地嘲諷道。 這話說的有些僭越,護院打手們權當沒聽到,都低下了頭。 外庄管家肥胖的臉上笑容愈深,抖了抖手裡的一沓紙接著說:「這些西河村村民去歲簽了契子,今年秋收還青苗錢,如今還不上,自然要按規矩行事,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是我有理。」 老嫗氣的直打哆嗦,哭訴道:「說好九月割了麥粟還上去歲的青苗所借之款,如今才八月,麥粟尚未熟透,便要強佔我等田地,你好狠的心啊!」 外庄管家冷笑不止:「看清楚,上面寫的是朝廷秋收之期,今年朝廷八月收,那便是八月還錢。」 元冠受心下稟然,這些百姓卻是上了當了,去年中原大旱,百姓為了活命,向權貴富賈借貸播種,約定拿今年秋收的作物償還。可朝廷幾日是秋收之期,全是元乂一句話的事。如此一來,百姓被玩弄於股掌之中,孝文帝以來所授永業田輕鬆被權貴所掠走。 「這些百姓欠了多少錢,我還你便是,都是苦命人,莫要為難他們了。」 外庄管家斜眼打量了元冠受一眼,開口道:「十萬錢」 「你莫要血口噴人,我等不過借了七千青苗錢。」 百姓群情激奮,恨不得生吃了這個黑心胖子,一畝地的種子不過一小袋,幾十個五銖錢而已,如今生生翻了十幾倍,簡直是把人往死里逼。 胖子管家嘴裡的十萬錢,也就是一百貫五銖錢,對於西河村的村民很多,是一個天文數字。但是對於元冠受,就算獅子大開口,也不是什麼拿不出的錢。 北魏朝廷以谷帛為官方貨幣,輔以五銖錢、金銀等作為市面流通,達官貴人自然不可能隨身帶著幾袋穀物、布匹、銅錢,元冠受從懷中掏出一枚金元寶,扔在了地上。 看著在沙土中翻滾的金元寶,外庄管家眼睛里放著貪婪的光,這些金子的價值遠超一百貫銅錢,除去給主家交的青苗款,和給護院打手們的封口費,他還能貪墨下來不少,足夠再添一房小妾了。 胖子管家連聲叫道:「這正是一百貫。」 「且慢,這不只是西河村村民的還款。」 「嗯?」 胖子管家手裡緊緊攥著金元寶,抬頭疑惑地看向元冠受,卻看到了一個越來越大的陰影向他籠罩而來。 「你視百姓如螻蟻,今日我便讓你感受一下螞蟻上樹是什麼感覺!」 元冠受放聲大笑,高達三丈,重上百斤的石制禪杖被他舉平,如同日常慣用的破甲馬槊一般,輕鬆上挑起肥碩的管家,管家雙手緊緊抱住禪杖的鏤空頂部,嚇得哇哇大叫。 元冠受把管家挑在石杖尖,穩步前行,管家離地三丈高渾身肥肉亂顫,不住喊著護院打手來幫他,可卻無人上前。 又走了幾十步,到了山門旁的樹林,元冠受見地上已經沒有了青磚,把石杖往地上重重一砸。 「砰!」 塵土飛揚,石杖沉入地面中,就像是種了棵樹一樣,只不過樹上掛著個大胖子。 一股惡臭傳來,管家屎尿齊流,失禁了。 「民脂民膏,養活了你這種蠢物。」 元冠受厭惡地回身,再也不管這管家死活。 收尾的事情自然有西行寺的僧人料理,元冠受捐了些香火錢給了寺里,寺里替百姓償還青苗錢並承諾多加照顧。 。。。。。。 「嚯,這霸王是越來越厲害了,出手必有收穫啊!」 「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這可是紅隼啊,專抓這些小型鳥類的。不過如果大一點的它們可能就不行了,畢竟沒那麼大的力氣把獵物抓起來。可可,怎麼樣,有拍到照片嗎?拍到的話回頭髮給我!」 「拍到了,照片很清晰,等我回去導出來以後發給你們!」 「好的,那我們繼續往前走吧。冬天天黑的快,我們最好在中午之前到達木屋,這樣才有充足的時間來準備晚上所需要的東西。」 「恩,木屋那邊的木頭不多了,本來今年沒想著要進山的,我和老六就沒補充,現在下雪了外面的木頭都是濕的,不早點找些柴回來晚上就沒法生火了。」 「大家加快腳步,一口氣走到木屋再休息吧。」 一行人加快了腳步,很快就來到了竹林這邊。憑藉著老獵叔的經驗,花費了20多分鐘挖了兩個冬筍以後,大家繼續前進。 雪后的樹林里積攢著厚厚的雪,就連樹冠上也積著一層薄雪。人走在雪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這使得一些小動物很容易被嚇跑。 樹上的一些鳥因為李方他們的走近,也飛了起來,可可拿著相機不停的拍著。郭吉吉為了直播的鏡頭不那麼的單調,也是時不時的轉動著攝像頭,對準附近的環境。 可可突然停了下來,華仁清跟在她的身後好奇的問道:「可可,你怎麼停下了,看到什麼了嗎?」 可可指著不遠處雪地上一隻正在那裡走動的野雞說道:「快看,那是黃腹角雉!」 大家隨著她的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隻頭上羽冠前黑,後轉為深橙紅色,羽冠兩側也為同色。後勁處也是黑色的,包括兩翅的表面均黑,羽基具白色橫斑,羽端具明顯的皮黃色卵圓斑,各羽兩側更雜以栗紅色三角形斑,整體看像是栗紅色,而滿布以具有黑緣的皮黃色卵圓斑,看起來特別華麗。 「這不是角雞嗎,平常的時候挺膽小的啊,現在竟然在空地上找吃的,看來山裡的雪比想象的要大一些啊,它們都找不到吃的了。」老獵叔看著空地上的黃腹角雉,憑藉著他的經驗說道。 五小隻看見不遠處的黃腹角雉,蠢蠢欲動起來,只等李方發出指示就準備撲上去。 「你們給我老實點,這可是保護動物啊,可不能吃。」 「這隻雞是保護動物嗎,不是吧,真看不出來,還沒野雞看起來好看!」秦銘看了看黃腹角雉說道。 「黃腹角雉為中國特產鳥,中國以外未見有分佈。屬於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主要分佈在你們浙省。據調查分析得出了估計大約只剩9,300隻左右了。」 小插曲過後,一行人繼續往前走著,經過一處帶有灌木的林子時,又從裡面飛出來一群小鳥。 上體橄欖色,頭頂至上背棕褐色具黑色縱紋,眼圈白色,並沿上緣形成一窄紋向後延伸至枕側,形成清晰的眉紋,極為醒目。下體棕黃色,喉至上胸雜有黑色縱紋,腹中部灰色。 可可的相機又咔咔咔的拍了起來,六叔公看著這些飛上天的鳥說道:「這才是真的好鳥啊,畫眉!它們的鳴聲悠揚婉轉,悅耳動聽,又能仿效其他鳥類鳴叫。」 可可拍了幾張以後,放下相機說道:「我還該多跟著老獵叔和六叔公進山,你們對鳥的認知也太厲害了。這些畫眉歷來被民間飼養為籠養觀賞鳥,被譽為』鶥類之王』馳名中外。因此每年不僅大量被民間捕捉飼養觀賞。不過它們雖然只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但是國際上已經將我國的畫眉鳥與相思鳥一同列入禁止野外捕捉並貿易的名單,也算是低危物種了!」 秦銘看著飛遠了的畫眉搖頭道:「我還是喜歡野雞,漂亮還好吃!」 身邊的五小隻好像聽懂了一樣,也跟著點了點頭。這一幕,引的直播間的小禮物又一次的刷屏了。 又走了一個多小時,已經遠遠的看見木屋旁邊的大樹,老獵叔攔下眾人,對著可可說道:「可可,你看看那樹上的鳥要不要拍?」 只見木屋旁大樹的樹枝上,一群嘴赤紅色,上體暗灰綠色,眼先、眼周淡黃色,耳羽淺灰色或橄欖灰色,兩翅具黃色和紅色翅斑,尾叉狀,黑色,頦、喉黃色,胸橙黃色的小鳥站在枝頭高聲鳴唱,並不斷抖動著翅膀。 發出那種『啼-啼-啼-』或『古兒-古兒-古兒-』的聲音。 「它們是相思鳥吧,紅嘴相思鳥!」 「這不就是我們小時候經常抓的相思鳥嗎,我記得六叔公家就有一對養在籠子里的。是吧,六叔公。」 「恩,那兩隻就是在這裡抓的。因為我們經常在這邊吃東西,難免留下一些米飯之類的,每到冬天了它們就會來這邊,有時候還去村子裡面呢。」 「是啊,它們膽子挺大的,一點也不怕人,我們在木屋休息的時候,經常在樹上或林下灌木間穿梭、跳躍,偶爾還會到地上來活動和覓食。」 「我記得屋子裡還有一些玉米粒,等會你們可以去拿出來餵給它們吃,它們包準忍不住會下來。」 「真的嗎,太好了,到時候我一定要好好的拍一些它們的照片。要知道它們可是浙省的五大愛情鳥之一啊,還是比較好看的那種!」 「五大愛情鳥,那除了它們還有四種是什麼啊?」 「剩下的就是鴻雁、天鵝、鴛鴦、白枕鶴了。」 「不得不說,可可真是一個高才生啊。以前我還以為她就是普普通通上大學,然後回家繼承家業。之前知道她拍的照片獲獎了,也沒想太多。現在聽著她的這些介紹,不得不說她能獲獎是有道理的!」看著可可侃侃而談的說著,李方忍不住讚賞道。 「行了,我們大家都知道可可厲害。趕緊走吧,你們走了這麼久不餓嗎,我都餓死了。」秦銘摸著自己的肚子忍不住說道。 就這一句,讓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馬甲遍布修真界最新章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馬甲遍布修真界全文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txt下載、馬甲遍布修真界免費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 藤原欣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Mafia渣男手冊、馬甲遍布修真界、系統成人指南、 。 嘩! 現場還沒來得及離開的眾人,身影都在原地僵硬,一片嘩然。 眼前這可是名動江南的馬大師啊?號稱境外收徒八千子弟,挑戰江南十大武學高手罕見對手的大師,居然接連被燕北如此狂虐? 燕北居高臨下的看著馬大師,「要再打一次么?」 馬大師整個人都是恍惚的,雙眼冒金星,惱羞成怒的從地上彈射起來,「王八蛋,你偷襲算什麼本事?有種一對一打一架啊!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站起來的馬大師,雙眼都在噴火,手裡掏出一把匕首,二話不說,橫掃著朝燕北脖子上西沙而來。 出手就是殺招? 燕北眼神中閃過一抹冷酷,本來燕北還打算留馬大師一條性命的。本來,這馬大師也除了招搖行騙之後,並沒有幹什麼傷天害理之事。 但現在,燕北動了殺機! 「找死!」面對馬大師攻擊而來的匕首,燕北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拳頭上帶著霸氣的氣勁,徑直對著馬大師的匕首轟擊而去。 咔擦! 匕首碎裂,化作一對碎屑! 咔擦! 馬大師一條手臂粉碎性骨折,瞬間廢了! 咔擦! 燕北轟擊而出的一拳,攻擊的速度沒有任何銳減,繼續衝擊到馬大師的胸口。馬大師的胸腔頓時出現了一個目光可見的凹坑。 巨大的衝擊里將馬大師兩百斤的身體衝擊的凌空飛出去,狠狠砸在陸召成腳邊,抽搐了兩下,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陸召成看著地上宛若死狗的馬大師,震驚的脖子伸的比鴨脖子還長,「這……」 眼前這一幕也太不可思議了,不是說馬博國一拳能擊碎一輛卡車么?而且,馬博國那四個弟子,陸召成也親眼所見,的確有真功夫啊,結果馬大師連自己的弟子都不如? 原本還指望馬大師能對付燕北,能對付葉軍豪家族,結果卻大跌眼鏡。 燕北單手碎刀,馬大師被虐成狗! 幸好陸召成沒將所有的寶壓在馬大師一人身上,只是自己那一個億的酬勞花的太可惜了! 陸召忠站在陸召成身邊,聲音有些發顫,「大哥,冷血戰神他們還在來的路上,我們先撤吧?」 陸召成臉上的肌肉劇烈抽動了兩下,「好!」 話音落下,陸召成轉身便準備帶人離開現場,可腳步剛剛踏出一步,一聲爆喝從身後傳來。 「我讓你們走了么?」燕北聲音響起的同時,一股無形的氣息以燕北為中心散發出來。 一剎那! 陸召成感覺全身被一股肅殺的殺氣籠罩,像是泰山壓頂一樣,連空氣似乎都開始凝固,呼吸都開始不順暢。 雖然陸召成心裡想趕緊逃走,但雙腿卻不聽使喚,再也無法移動分毫! 「再問你一遍,若晴的血液放在什麼地方?」燕北在陸召成面前一米的位置站定,死死的盯著陸召成,蘇若晴現在雖然暫時吊住了一口氣,但要徹底恢復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之前被抽走的血液若是能找到,自然是最快的辦法。 陸召成雖然面上故作鎮定,但雙腿卻忍不住在打顫,看了看不遠處的城主趙雄,統領姚濤等人,陸召成沒有回應燕北的話,而是開口道,「趙城主,你們就眼睜睜看著燕北殺人?王法何在?」 趙雄和姚濤等人鼻孔中冷哼一聲,剛才陸召成請他們看好戲的時候,好像沒提到王法,現在眼看綳不住了,想起王法來了? 「在這裡,燕北就是天!」 趙雄的一句話,提醒了在場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