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4 日 - By :

兩道聲音來自兩個不同的地方,洛臻和司玄異口同聲。

洛南看看這個,看看那個,略感頭疼。 「要不就我們三個去,要不我才不要跟他一起去。」洛臻道。 三個人已經是她能夠容忍的最大範圍了。 要不是看在洛南的份上,她絕對不會同意司玄與她同行的。 洛南晃晃她的手,可憐巴巴地道:「可是姐姐,今天我要去書院誒。」 洛臻神情一凜,腦袋中驀然閃過了之前她不好好去修鍊,逃學出去玩兒,然後被自己哥哥抓包的情景。 搖了搖頭:「那你算了。」 然後朝司玄冷冰冰地命令道:「那你跟我走。」 司玄定定注視着她,慢悠悠地道:「不,我腿疼走不動。」 洛臻太陽穴附近出現了一個十字迴路,鼓鼓的,她猛地抓住司玄的手腕,就在司玄微愣訝異的時候,眼前的場景已經風雲變幻,他們已經來到了雲瀾山上。 洛臻站穩了,鬆開了他的手腕,得意地挑釁地朝他一笑,越過他往山上跑去。 司玄注視着她的背影,感受着她指間留在他腕上的溫度。 半晌,勾唇,輕輕一笑。 「嘿,司玄,你之前是不是他們口中的世家公子?」 「算是吧。」 微風吹動洛臻的秀髮,她蹙了蹙眉,又好奇地問了問。 「那你為什麼會出現在奴隸市場?」 「你知不知道,好奇心會害死貓。」司玄挑挑眉,斜睨了她一眼。 「哼,不想說我就不問了。告訴你,你可得好好聽我的話,你這經脈在別人眼中就是廢脈,但是在我這裏,你就可以變成無價之寶。所以,快點叫師傅!」 司玄頓住了,冷笑:「憑什麼?」 「我這不是怕你又犯病嘛!」 想起那天雨夜他的反常,她就覺得他有病! 司玄氣不打一處來,他那天吻她到底是因為什麼,她是不是還一點覺悟都沒有? 難道美人計這條路走不通? 可是在神界的時候,洛天尊不是豢養了三千男寵,讓整個神界的美男都聞風喪膽嗎? 而且他似乎還聽說洛神尊跟那位大名鼎鼎的神界天尊有一腿…… 結果這位洛天尊居然是個情感白痴? 見司玄沉默了許久,洛臻以為他不同意。 一雙黑黝黝的眼睛滴溜溜地轉,撲到他面前,伸手攔住了他,仰著小臉認真地問:「嘿!你到底同不同意?」 「不同意。」司玄居高臨下,繞過她走了。 「嘿!我可以罩着你啊!」 洛臻拔腿去追,無奈司玄的步子太大,她三步變作數步,卻沒注意到腳下的情況。 「小心!」司玄拉了她一把,她一頭撞上司玄的胸口,司玄下意識把她攬住。 袁韶華有點小尷尬,訕訕一笑。 「想要的話,以後給你臨摹一幅。」方醒許下承諾。 對自己人,方醒是很大方的。 得!有老闆這句話,袁韶華立即露出笑容,舉起拇指:「老闆,沒想到你畫工也那麼好。這幅畫,都可以直接拿去展覽了。拍賣的話,幾十萬都有人要。」 幾十萬? 大家愣住了。 「確定要送人嗎?這可是幾十萬呀!」 「我沒聽錯吧?」 「懷疑什麼?大佬臨摹得不好嗎?唐伯虎的畫,尤其是代表作,幾百萬,上千萬也不足為奇。這幅雖然是臨摹的,但畫工那麼好,幾十萬也正常吧!」 「唉!大佬明明可以靠祖宗吃飯,為何還要靠才華?」 「神TM的靠祖宗吃飯。」 「確實沒錯呀!人家祖宗留下的家產,都夠大佬吃好幾輩子了吧?」 「我只關心,我能不能成為那位幸運觀眾。」 「我下十單,能增加被抽中的幾率嗎?」 …… 和劉大富呆在一起的陳國良讓劉大富發信息詢問。 許晴看到,就跟方醒說:「方大哥,那幅畫的作者想要和你聊幾句。」 既然是畫家,那也算是半個同行,方醒點頭:「嗯!那就聊幾句吧!」 雙方開了微信聊天:「方先生,你好!我是陳國良,之前你鑒定的那幅畫的畫師,很高興認識你。」 「嗯!你好!陳先生,有什麼事嗎?如果我之前的點評有不妥當之處,還請見諒。」方醒說道。 剛鑒定完,還畫了一幅畫,多少給人挑釁的感覺,所以方醒有必要提前說明一下,免得人家誤會。 「不,不,不!方先生點評得很到位,我確實還有很多不足。這次聯繫你,想問一下,能幫我也畫一幅《山路松聲圖》嗎?我給五十萬,拜託了。 另外,我代我老師問一下。文物局最近得到一幅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圖》,但最精髓的一處已經被破壞,現在專家組正在想辦法修復,但大家都不敢下筆,包括我老師。 看了你的繪畫,專家組的人覺得你有這個能力,想問一問,你願不願意幫這個忙。」陳國良長話短說。 直播間的觀眾面面相覷。 第一,方醒畫的一幅畫值五十萬? 聽到這個價,所有人都振奮起來,很期待自己就是那個幸運兒。要是幸運被抽中,五十萬得少奮鬥多少年? 下單,必須下單呀! 然後,大家聽到,就連專家組的人都請方醒去幫忙修復古畫。 可見,五十萬的報價,有可能還是低了。總之,方醒的畫技,得到了專家的肯定,這非常重要。 一時間,直播間的訂單飆升。 此時,直播間的觀眾有超過三十萬人。 而短短的一分鐘不到,訂單比之前總和還要大,快要逼近十萬。這也太瘋狂了吧?許晴看得有點受不了。 而郵政辦事處那邊,看著訂單的數量,那位女員工瞪大眼睛。 「輝哥,輝哥!你過來看看,電腦是不是出問題了。訂單數增加很不正常。」她大聲喊道。 輝哥算是他們這裡的一個小負責人。 他走過來:「怎麼不正常啦?」 這次雲霧村的業務,上級很高興,如果做好了,以後將會成為一個穩定的龐大業務,對他們鎮里的郵政同樣是很重要的。 只有業務做大,他們這些員工的福利才會更好。 因此,這次過來的員工,心情都很不錯,雖然是忙了點。 「你看,一下子飈到快十萬了,幾分鐘前還只有三兩千的。」那妹子非常忐忑地彙報情況。 可她轉眼一看,電腦上顯示,已經超過十萬。 有問題!這絕對有問題! 就算刷單,也不能這麼瘋狂的吧? 那位叫輝哥的,一看,也傻了眼,暗想:數據顯示錯誤嗎? 還是說,真的在刷單? 他也聽說,現在一些直播帶貨,為了追求數據好看,故意刷單。 「我看看。」說完,他就坐在電腦前,操作了一會。 沒錯呀!數據無誤。 那麼,真的可能就是刷單。這,要不要跟村長他們說一聲,免得以後退單,造成沒必要的損失。 要知道,鎮里的領導對此都很重視的。 然後,他走出去,立即去找雲霧村的村長。 村長正在和剛下村的鎮長說話。 「什麼?超過十萬了?而且還是在短短几分鐘內?」鎮長皺眉,連他這種外行,都感覺裡面有貓膩呀! 村長有點擔心,立即掏出手機,給方醒打電話:「喂!阿醒呀?我聽說,現在的訂單很不正常呀!鎮長他們都懷疑是不是刷單……」 接電話的方醒直翻白眼,跟直播間的觀眾們說道:「大家理性一點,現在村長和鎮長在懷疑我刷單,他們很擔心呀!」 此話一出,直播間的觀眾頓時哈哈大笑。 刷單他們見過,一些大主播也會這樣玩。 然而,這次是真的沒有呀!如果說是刷單,那也是他們心甘情願刷的。這就有點搞笑了。 其實,誰都知道,二三十萬人搶一幅畫,搶到的概率實在是太小了,比買彩票中頭獎可能還要低。 可是,大家都懷著「萬一」的心態。 畢竟訂購一箱水果,才五十元。而且這五十元不同於買彩票,就算不中獎,那箱水果還是你的呀!又不吃虧。 現在,就連小學生都不缺那五十元錢呀! 方醒先回答村長,讓陳國良暫時等一等。 「村長,訂單沒有問題!我搞了一個抽獎活動,下單才有機會得到我畫的那幅畫。所以,現在訂單爆了。您老還是跟鎮長他們好好商量,將人家的訂單儘快處理好,儘快發貨吧!」 因為村長按的是免提,周圍的人都能聽見。 所有人都驚了呀! 一幅畫,就讓那麼多人瘋狂? 他們再一次見識了直播帶貨的瘋狂。 之前的六萬多單,一天都搞不完。現在又多了十萬單,一百萬斤呀!將雲霧村的所有果子摘下來,恐怕也剩不了太多。 鎮長深呼吸一口氣:「通知多幾個村子,讓他們將果子運到這邊來。」 說完,又看向那位叫曾輝的人:「你們郵政,能搞定嗎?搞不好的話,我找市裡的快遞公司加入。」 那位輝哥頓時急了。 「鎮長,別呀!我們能搞定,肯定能。我這就通知領導,加派人手,運輸車也會增加。」 。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能怎麼樣呢?」 時宜身上看不出有任何一點驕傲:「不管怎麼樣,這場遊戲到現在就已經結束了不是嗎?」 末了,時宜還是沒有忍住,吐槽道:「講真,我原本對你還是有一些幻想的,我想着你是不是會顧忌到周舟和自己的兒子,不會做出這樣子的事情,可是現在我才知道,是我太過於天真了,你根本就沒有心的。」 「得了吧。」白月一臉不耐煩,「你現在已經獲勝了,你覺得你再來跟我說這些話有沒有一點意義?」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白月知道,她現在早就已經失去了全部的籌碼。 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放棄,接受時宜的所有條件。 「你現在就可以將他帶走。」白月說的滿不在乎。 時宜這才注意到旁邊的病床上還躺着一個五官精緻,面容白皙的男孩。 他的五官精緻程度甚至於超過了周舟。 時宜現在才知道投胎也好,遺傳也好,那都是需要依靠實力的。 好的呢,就是周舟跟周舟的弟弟一樣,吸收全部的優點。 壞的呢,就是完美的避開全部優點,專門吸收缺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