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0 月 28 日 - By :

可對面黑袍人有意無意散發出的威壓,實在是太過駭鬼。

「沒什麼特別的事,就是想向你了解些情報。比如剛才發生在叢林里的戰鬥,是怎麼回事?」 「難道閣下您有在旁邊觀戰?」 吸血鬼子爵感到意外的同時亦有些憤怒。 既然在現場觀戰,為何不出手幫助他們去剿滅獵魔者們! 要知道這可是關乎到接下來整個六連諸峰戰局的戰鬥啊! 「余當然在現場,不然怎麼會對這場戰鬥感到好奇呢?」 對方不慌不忙回答:「其實吧,余是在趕路途中、突然心有所感,便轉道來到此地。結果就發現了這場戰鬥。」 「本來余是想親自出手的,結果在看到你和黎軒戰鬥后,便選擇在旁邊觀戰。」 「說起來,余還是稍微插了下手呢。」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若不是對方手中同樣握有毀滅教符籙,不然吸血鬼子爵絕對會將黑袍人納入敵對範圍。 至於能不能打過,就要另說了。 忽然,它猛地想起在第二次與那神眷者交手時,對方快到不可思議的反應力。 這讓吸血鬼子爵將目光重新放在黑袍人身上。 似是有些疑惑,拿不準主意。 「別看了,那就是余的手筆。畢竟是余看好的人,怎麼能讓你就那樣殺了他。」 對方坦然承認,讓吸血鬼勃然大怒:「你這是叛教!你居然敢幫助敵人來對付我!冽雲大人知道了一定要處罰你!」 「很抱歉,這世上沒人能動得了余。」 視野內黑袍身影只是微微晃動。 身影瞬息出現在面前,並將手按在其頭顱上:「你的記憶,接余用用。」 利用接近幻術的光影靠近對方、再毫不猶豫地開啟天賦魔法進行讀取記憶。 是他對毀滅教成員一貫手段。 在之前就這樣對付了個普通吸血鬼,卻並沒獲得太多有用情報。 「嗯,不錯,很好。倒是讓余有些眉目了,多謝。」 吸血鬼子爵打死都不敢相信,黑袍人竟能輕描淡寫地便制服自己,且讀取所有記憶。 腦海中忽然劃過那傳奇之人的名號。 可還未說出口,便有道藍色光弧穿過它脖頸。 頭顱掉落瞬間,它張開嘴不敢相信地喃喃:「大魔法、」 第一百零二章記得給我簽名 他從《精武門》開始進入到人們的視線中,後來參演了國師章眸的《英雄》中的角色,那部片子可是那年在內地當之無愧的票房老大,在那之後,他還參演了《鐵馬騮》《千機變》等影視作品。 不久前新上的《七劍》中,鄭丹擔任了男一號楚昭南的扮演者。 這部影視劇的票房可是到目前為止無人超越,可以算得上是今年內地暫時的票房第一了。 有這樣出名的主角,片子想不火都難啊! 「他……竟然能夠著這樣的人蔘演一部影視劇?」 方榮絕對不可思議,接著下一瞬,一把飛刀出現在了畫面中 一把從黑暗中出現的飛刀,折射出讓人心驚膽戰的光芒,在慢鏡頭的回放下,它目標明確的刺中了一個警察的胳膊。 然後,從黑暗中緩緩走出一個人影,微微揚起的嘴角流露出一種邪惡,雖是笑容滿面,卻偏偏看起來乖戾又陰摯。 看清那人的臉后,方榮直接愣住了。 畫面中出現的人正是和自己朝夕相對的人,方榮覺得他哪怕是燒成了灰,自己都能一眼認出。 儘管視視頻的他和往日截然不同,但那張瀟洒俊俏的臉,可是能夠印在方榮心間的存在,還是在這樣清晰的畫面下。 穩住微微顫抖這的身子,方榮的眼角不自覺地泛了紅。 現在的她,激動的有些想哭。 「劉浩哲!」 真的是劉浩哲。 他不但在預告片里有鏡頭,而且出現的次數還相當之多。 「你……竟然瞞了我這麼久?」 方榮惆悵的笑著,眼眶裡的淚水卻越來越多,她也算的上是喜極而泣了。 這個堅持不懈又異常努力的大男孩,終於獲得了他自己該有的榮耀。 轉頭在看向這個房間,方榮覺得……劉浩哲好像根本就沒走,他一直都在自己身邊。 看完了視頻后,方榮長嘆了一口氣。 現在,她總算是知道劉浩哲為什麼有資格去參加電影的首映禮了,在這短暫的宣傳片里,他出現的鏡頭和表現可完全不遜色於任何一個主演。 儘管他看上去是一個反派角色,沒那麼好相處不說還渾身透著一種嗜血的寒意,但絕對不會讓人厭惡,相反還非常期待,這個能夠和鄭丹不分伯仲的人……究竟是誰? 短短几分鐘的預告排尿,讓人看的熱血沸騰,僅僅兩個人就演繹出了四種形象。 殺、破、狼再加上一個殺手! 這樣獨特又充滿魅力的組合,又如何讓人不想繼續看下去呢? 特別是巷子里的那場戰鬥,劉浩哲竟然能跟鄭丹打的不分輸贏,那一段畫面打鬥的場景可是相當的真實。 讓人看的激動不已不說,還心潮澎湃。 哪怕是方榮這樣的女孩子,都覺得片子非常的燃,讓人有一種血脈噴張的感覺,那就更別提那些非常喜歡動作片的青少年們了。 「任華……洪金……」 方榮苦笑著閉上了眼睛,有這樣豪華陣容的班底,這部片子怎麼可能會差? 擦乾了眼睛里的淚水,方榮笑得非常燦爛。 「他果然是想亮瞎我的雙眼呢!」 「只不過……」 方榮微微低下了頭,這部片子一定會火的,到那時劉浩哲憑藉著這部片子的餘熱一點功能夠躋身到內地二線演員的位置,說不定……能夠衝擊一線。 可是自己,雖然稱不上十八線,但距離二線還是差點意思的。 方榮有些難過,她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按耐住自己那顆激動不已的心,方榮拿出手機,打算和劉浩哲說些什麼。 可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組織語言,她一個字都沒打出來。 那顆激動而又凌亂的心怎麼也安靜不下來。 之前她和劉浩哲相處的那麼和諧愉快,是因為她覺得劉浩哲和自己一樣,一樣的起點,一樣的拼搏,所以她才想和劉浩哲一起努力,事實上,在她看來,自己……是比劉浩哲要更出名些的。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她所有的想法都在這一刻被顛覆了。 最終,她只能惆悵的打出了一句話「恭喜,記得給我簽名!」 即便她很想像以前那樣,以一顆平常心對待劉浩哲,可所有打出來的字,全又被她一個個刪除了。 不是她說不出口,只是……感覺變了。 「原來……從一開始兩人就不再同一個層次啊!」 方榮肚子在房間里自言自語的說著,拿著滑鼠的手越攥越緊,慢慢的,房間里靜的讓人有些害怕了。 另一邊,看到消息的劉浩哲笑了起來「必須的,一回來就給你簽滿滿一本!」 「各位乘客,飛往港城國際機場的E972號航班,即將開始檢票……請乘坐本次航班的旅客到……」 人山人海的機場里,響起了客服的語音,劉浩哲掏出手機看了一眼,這正是自己要做的航班。 辦理好託運的劉浩哲提上背包,停好車的老齊就站到了他的身邊。 「哲哥,你可千萬別忘了幫我要鄭丹他們的簽名啊,還有合影照我也要……」 這傢伙,一路上就在說這件事,劉浩哲聽得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哥,夠了啊,你都說了幾百遍了,我一定幫你要了帶回來……」 劉浩哲是第一次發現老齊竟然可以這麼啰嗦,不過他不太能理解「你一個大男人,竟然還要他們的簽名,我也沒見你追星啊?」 「誰追星了,拿回來吹牛不好嘛!」 「你覺得,把他們的簽名和照片擺在咱們公司怎麼樣?到時候肯定有很多人願意跟我們合作的!」 「這可不是我吹牛,咱們要真能拿出來這些東西,你信不信好多群頭手底下的特約都得叛變?」 「……」 這個人的鬧迴路是咋長的,竟然能把這件事說的如此理所應當,自己反駁他都感覺沒有道理。 劉浩哲第一次被老齊的話度的無言以對。 這個理由也是絕了! 「我這可都是為公司打算的,你身為老闆就算是個甩手掌柜,可也不能甩的太徹底了吧!能為我們這些下屬考慮下嗎?」 。 她撤下了衣服上的配飾黑色絲巾,纏繞在他的眼睛上,確保他什麼都看不見。 她攙扶著他回到床上,脫掉濕衣服。 「脫……脫衣服?」 「醫生要檢查小幸的身體,所以沒關係的。這是我們的秘密,今晚發生的一切,我們不讓任何人知道好不好?小幸可以答應我嗎?」 「好,這是我和晚晚姐的秘密,我不會告訴別人的,就算姐姐也不可以。」 「真乖,小幸……把衣服脫了吧,姐姐給你看病。」 譚晚晚的聲音也開始情不自禁的輕顫起來。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想起了一道驚雷,隨後雨點噼里啪啦的落下。 屋外的雷雨聲,遮蓋了一切。 有風吹了進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顯得格外漫長。 唐幸狀態更差,直接累的沉沉睡過去,連眼前的異物都沒有摘下來。 譚晚晚匆匆回到自己的客卧,直接洗漱。 淋浴不斷沖刷著,打濕了頭髮衣服,弄得滿身狼狽。 她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腦袋有些恍惚。 就在這時外面又響起了一道驚雷,雨下的更大了幾分。 「唐柒柒,你今晚要是不成功的話,你可真的對不起我的付出!自作孽不可活啊!」 她欲哭無淚的說道。 此刻,辦公室—— 唐柒柒以夫人的名義過來送吃的,理由是最近封晏辛苦了,怕他累壞了身體,準備了一些進補的食材。 她故意磨磨蹭蹭,拖延時間,終於拖到了下大暴雨的時候。 而且手機也出現了緊急提醒,說雨會下一晚上,越下越大,市民注意出行。 每年夏天帝都都會颱風過境,有可能是初夏,也可能是夏末秋初的樣子。 驚雷響起的時候,她嚇了一跳,直接從沙發上摔了下去。 她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身上還披著封晏的外套。 封晏見她摔倒,快步過來把她攙扶起來。 「還好嗎?」 「下雨打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