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6 日 - By :

她之所以如此用心的給客戶找醫生,是想和客戶續約挫敗競爭對手,也是受客戶孫女所託,但更多的是因為覺得客戶太可憐。 第663章徹底斷交

噠! 可就在這時候,一道黑影瞬間閃現而來。 張浪猛然發現,自己那朝向雲霜揮舞過去的手臂突然停了下來。 再瞪眼一看,才看見有人已經一手掐住了自己的手腕。 「人家不願意接受你,你就要揮棒打人嗎?」 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急速趕來的李庶。 直到此時,雲霜才發現身後的張浪趁著自己不注意。 居然朝向自己的後腦勺揮舞起那鋼製的高爾夫球杆。 「張浪,你好狠的心,居然想著殺了我!」 隨著李庶一手將張浪給推開數步。 雲霜只是看了一眼,便覺得張浪猶如蛇蠍一般。 多看他一眼,都是在侮辱自己的眼睛。 「雲霜,這個傢伙是誰?」 然而,已經徹底心態爆炸的張浪,直勾勾的瞪去了李庶。 根據自己的印象,雲霜從來沒有跟任何一個男人有過來往。 尤其是這高爾夫球場,甚至連雲霜的幾個要好閨蜜都沒有帶進來過。 可是現在,出手維護雲霜的這個傢伙。 看上去不像是雲霜的保鏢。 如此一個陌生的男人突然出現,讓張浪的眼神變得更加殘暴了起來。 「這位先生是誰,關你什麼事兒?」 不過,現在的雲霜已經連正臉都懶得甩給張浪。 「李庶先生,謝謝你剛才救了我!」 只見雲霜直接轉過頭來看去李庶,微笑著致謝道。 李庶笑著擺了擺手,這點小事兒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真是萬分抱歉了,這裡有不幹凈的東西在。」 「李庶先生,我這就帶你離開這裡。」 「要是再多待一秒鐘的話,我怕我會瘋掉。」 雲霜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高爾夫球場上遇到張浪。 不過回過頭來細細一想,自己也只有去高爾夫球場的時候不會帶任何人。 張浪應該是調查清楚了這一點,所以才在此等候自己。 一想到自己的私生活,越來越多的被張浪關注著。 再聯繫上剛才這個混蛋居然趁著自己不注意,打算揮棒殺了自己。 雲霜這內心,就開始止不住的升起一股濃烈的厭惡感。 「好的!」 李庶看出了雲霜心情極度糟糕。 本來自己也不會打高爾夫,自然是點頭答應道。 「不許走!」 然而,二人剛準備離開,身後卻是傳來了張浪那暴躁的怒喝。 很快,張浪擋在了二人跟前。 「小子,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跟我搶雲霜?」 知道此時的雲霜根本不可能直眼瞧上自己一下。 於是張浪直接將視角投射向了站在雲霜身旁的陌生男子。 這沈西的公子哥自己見多了,但從來沒有見過李庶這般模樣。 再看去李庶全身,典型的窮屌絲一個。 這一下子,張浪連便來了濃烈的優越感。 只見這廝特意將左手伸了出來,當著李庶的面指了指。 「看見沒有?這是一塊兒價值兩百三十五萬的勞力士全國典藏版。」 「只要你現在離開雲霜,這塊兒表我現在就給你。」 「你拿去典當,少說也能賣出兩百萬,足夠你半輩子開銷了。」 按照五千塊的月收入計算,兩百萬的確足夠一個普通人半輩子開銷。 可在沈西這座縣級市內,月收入五千可是「較高」工資水平了。 這裡普遍月收入都在三千五左右,能達到四千都算是不錯的了。 以至於張浪此時顯得信心滿滿。 認定沒人能對錢sayno!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對錢還真不是很感興趣。」 然而,李庶卻是給出了張浪一個難以想象的回答。 倒不是李庶裝逼,而是他真的對錢沒有太大概念。 畢竟在牧東,李庶的身價保守估計也應該在五百億。 所以這區區兩百萬,李庶是真的不感興趣。 「你說什麼?你對錢不感興趣?」 聽到這裡,張浪的怒火開始不斷攀升:「小子,裝的還挺像的嘛!」 「至於你信不信,管我屁事兒?」 「另外,我得解釋一下,我只是雲霜小姐的朋友。」 「我並非她的男友!」 李庶把話撂在這裡了,他也不關心張浪是否相信。 說完,便給了雲霜一個眼神。 會意后的雲霜,直接朝向高爾夫球場大門走去。 整個過程,雲霜依舊沒有給過張浪一張正臉。 完完全全被無視了。 而這,也成為了引爆張浪最後怒火的導火索。 「呵呵!上官雲霜,你也別裝什麼白蓮花了。」 「你此前一直說人家曹冰蓮喜歡玩小白臉。」 「現在的你,跟她又有什麼區別?」 「所謂的清純玉女?」 「真是天大的笑話,我看你是悶騷的欲女吧!」 哈哈哈哈! 這一刻,張浪徹底的破罐子破摔。 既然得不到,那就將她徹底的毀掉。 張浪立馬看去那不斷遠去的雲霜背影,當眾辱罵了起來。 甚至,直接挑明了雲霜這是在包養小白臉。 還將其與曹冰蓮拿在一起做了對比。 最後,一聲激亢的大笑聲更是響徹在整個球場上。 踏! 聽到這裡,原本不想破壞與張家情義的雲霜,最終停下了腳步。 站在其身旁的李庶,能切身的體會到此時雲霜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怒火。 「張浪,從今天開始,我單方面宣布徹底與張家絕交。」 在慢慢的轉過身子之後,雲霜這才正眼看去張浪。 縱使此時的雲霜內心狂怒萬分。 但是,基本的個人素養還是讓雲霜沒有破口大罵。 不過從今天起,兩家之間的情義將不復存在。 以後各自安好,無需做任何往來。 留下這句話后,雲霜再一次轉身離去。 「臭婊子,你以為你是誰啊?」 「真以為我張家關係跟你上官家族很好嗎?」 「斷交?好啊!既然兩家徹底斷交,那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兒了。」 此時的張浪,在聽到「斷交」之後非但沒有絲毫的悔恨。 在看去雲霜逐漸遠去的背影之際,這廝反而越發的興奮了起來。 下一秒,張浪撒腿火速朝向雲霜衝去。 哐當! 可就在那一瞬間,一尊堅如磐石般的身軀擋在了張浪跟前。 來不及反應的張浪直接一頭撞在了李庶身上。 整個人直接被反彈了回去,最終轟然倒在了地上。 「你想幹什麼?」 李庶一腳重重的踩在這廝的胸口上,面色冰冷的問道。 。 時運回到酒店,直接去了周零那。 一想到今早因為江炑那點破事,沒有留下來好好陪周零吃一頓早飯,實在是太虧了。 聽到門鈴響起,周零放下劇本,好奇地抬起頭往門的方向看了一眼。 時運見她久久沒有開門,他又按了一遍。 「叮咚——」 周零愣了會兒,好奇地走過去開門。 門一打開,周零就看見穿著一身西裝的時運,此時正站在自己面前,深邃的眼睛盯著她看。 周零看著怔了怔,她眨了下驚愕的眼眸,看向時運:「你不是去工作了嗎?」 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門口? 時運柔情的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著笑。 他伸手摸了摸周零的腦袋,寵溺的道:「不幹了。」 周零:「???」 她的眼眸布滿了震驚。 周零抬眸,好奇的追著他問:「為什麼不幹了?」 見他這一身正式的打扮,看起來應該是個很重要的工作,怎麼說不幹就不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