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3 日 - By :

怎麼會….劇情不應該這樣啊,為什麼不開槍,這種時候槍不是比武力好些嗎。

下一刻,就看到那人沖了過來,三下五除二,展開了猛烈的攻勢。 撲通! 貝爾摩得摔在了地上,這很明顯有點不對勁,那人接下來的話就告訴了真相。 「竟然敢假扮我,你可真是大膽,不過,令我驚訝的是你竟然這麼弱。」 貝爾摩得面色一僵,隱藏在偽裝面具下的司徒凡臉色陡然變得難看起來。 怎麼會? 不可能? 她不是在紐約嗎? ……… 「我弱?」 貓眼咖啡廳,坐在吧台前的司徒凡剛喝的咖啡差點噴了出來,好傢夥,這個女人是不是對自己的認知有些不清晰,特工的身手,千面魔女貝爾摩得。 呵呵! 他弱? 這是人說的話嗎?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天斯大陸最新章節、天斯大陸王少康、天斯大陸全文閱讀、天斯大陸txt下載、天斯大陸免費閱讀、天斯大陸王少康 王少康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狐光雪影、天斯大陸、 。越靠近那詭霧包裹的城鎮。 心神就越發沉重。 一股源自生命本能的顫慄,開始浮現在顧言體內。 那不是害怕! 而是渴望! 是迫不及待的飢餓! 那巨人,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 他,想吃了那個巨人! 幾乎是在顧言衝進城鎮的瞬間,那些到處亂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第一百二十九章身體的渴望,打爆,吞噬!(為盟主迪仔啊加更) 禹朝落回到暖煙閣後被關了禁閉。 果然, 他是私自逃出去的,暖煙閣在聽說奚霖的兩名弟子突然殞了後都嚇得不輕,猜測此事恐怕和禹朝落有關。 禹朝落回來後, 他本人對這些事閉口不談, 卿澤宗那邊也沒調查出來究竟是誰殺了他們的弟子, 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但是禹朝落的師父痛罵了禹朝落一頓, 說他不顧全大局, 只在意自己的兒女私情,差點讓兩界重燃戰火。 接着罰了他關三個月的禁閉,關去肅清樓抄寫戒律清規。 肅清樓是暖煙閣懲戒弟子的地方。 此樓位於暖煙閣最爲偏僻的角落, 冷冷清清,寂寂涼涼。 樓內沒有什麼裝飾, 只在三樓有一個小桌, 一個蒲團。木製地板年久失修, 走在上面會發出“吱吱”聲響。 禹朝落坐在蒲團上盤膝抄寫戒律,時而放下筆發呆。 三個月只是一個暫定的期限罷了, 暖煙閣還要觀察他的狀態,確定他真的老實了,纔會真的放他出去。這期間他如果還是不肯妥協,怕是禁閉時間還會無限延長。 清冷的樓閣開着窗,風從窗外徐徐吹入, 帶得窗邊的捲簾微微晃動, 沒有規律地拍打着窗框。 禹朝落一直被關在樓裡, 十幾日後纔有人來了肅清樓, 還是池牧遙認識的人——觀南天尊。 禹朝落被關禁閉的時光於他與奚淮只是一瞬而已, 畫面飛轉而過,直到觀南天尊出現, 心魔幻境裡的時間才恢復了正常的流速。 禹朝落看到觀南天尊之後笑道:“還真的只有你能來看我,於淵。” 觀南天尊的本名爲於淵。 修真界內稱呼元嬰期的修者的方式普遍是道號加天尊這個尊稱,只有好友纔會稱呼名字。 於淵反問:“你怎麼不覺得我也是被關進來的?” “你那不願意摻和旁人事情,萬事不耐煩的性子,哪裡會惹禍?” 於淵坐在了禹朝落的對面,垂着頭:“我幫你說情了……” 想來是無用的。 禹朝落突然溫柔地笑了:“難爲你了,你去說情一定很爲難吧?” “爲何偏是這個時候?你馬上就可以閉關衝擊元嬰期了,你們本來也打算雙雙元嬰之後就舉行大典。現在……現在你的情況恐怕會生心魔,你本有極好的資質……”於淵也覺得可惜,一臉痛惜地說道。 “這種事情還挑時候?” “我就是不懂,門派怎麼會這樣處理?如果他看中的人是司若渝,我——”我該怎麼辦? “你們已經舉行過大典了,沒事的。” “你打算怎麼辦?”於淵問道。 “不知。” “……”於淵也跟着低下頭,陷入了沉默。 禹朝落只能反過來安慰他:“我知道你不會安慰人,這件事情你也改變不了什麼,你莫要和門派其他人生了間隙,我的事情被隱瞞得很好,出去以後,我還是會有該有的體面。” 於淵只能拿出了禹朝落的百寶玉放在了矮桌上,又拿出了一些丹藥以及符籙,都是他自己煉製的:“這些你拿着,你的徒弟我會幫忙照顧。” “嗯,謝謝你。” 待於淵走了,蘇又才突然出現。 其實池牧遙知道,這些日子蘇又一直都在旁邊觀察着,不然心魔之境也不會一直在這個範圍。 蘇又出現後坐在了禹朝落的身邊,拿起桌面上的丹藥看了看,被禹朝落搶了回去。 蘇又突然感嘆了一句:“剛纔那個人長得倒是不錯——” 禹朝落突然憤怒,伸手扯着蘇又的衣襟:“你莫要打他的主意!” “他有元嬰中期修爲,不好控制。” 禹朝落這才鬆開了他。 蘇又伸手拿來禹朝落抄寫的戒律,感嘆道:“字寫得不錯。” “……”禹朝落不想理他。 蘇又雙手盤上禹朝落的腰,在他耳邊說道:“我可以助你晉階元嬰期。” “不必。” “你若是到元嬰期了,也能避開我一二。” “……”禹朝落按住了蘇又的手,怒道,“這裡是肅清樓,暖煙閣最清雅肅靜之地,不能……你、你……” “肅靜好啊,肅靜不就意味着無人打擾。” 池牧遙和奚淮趕緊出了肅清樓,避到樓下才鬆了一口氣。 奚淮無所事事地踢着石子。 池牧遙屏蔽聲音屏蔽得晚了些,聽到了些許不該聽的,“別咬”兩個字讓他一瞬間紅了臉頰。 這是哪裡是心魔幻境啊,這是春|夢! 池牧遙用神識問奚淮:“蘇又這是纏上禹朝落了?” “嗯。” “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不知道。” “你是不是也快出生了?” “元嬰期天尊孕育孩子沒有那麼簡單,並非尋常的懷胎十月,他們很早就要滋養孩子,所以元嬰期天尊生下來的孩子資質都很好,且孩子生下來就擁有着很多靈力。距離我出生還有七年時間。” “禹朝落是什麼時候殞的?” “不知道,我都不知道這個人。” 是啊,不知道。 沒人知道他曾經是奚淮母親的道侶,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殞落的。 說起來,後來也鮮少有人知道奚淮的母親曾是暖煙閣弟子。 原本會一生燦爛的修者,卻這樣沒落了。 * 之前他們還在意外,他們居然能在蘇又的心魔之境看到奚霖殞落的兩個徒弟。 後來他們則吃驚,他們居然在這裡看到了年幼的奚淮。 此時的奚淮只有四五歲的年紀,加上之前的七年,時間應該到了禹朝落遇到蘇又的第十一年或者第十二年。 這期間禹朝落沒有再鬧,表現得都很正常,暖煙閣逐漸放下心來。 見他冷靜了,便開始跟他說他們的苦衷,並且補償了禹朝落一些丹藥、法器,甚至下血本開了一次法器庫,讓禹朝落自己任選一件最喜歡的。 這些年裡,蘇又還是會時不時來找禹朝落,他進入暖煙閣,去到禹朝落的住處簡直輕車熟路,後來甚至記住了禹朝落幾個徒弟的名字。 蘇又修爲高,行蹤詭異,這段時間內竟然無人察覺他這位常客。 說不清楚蘇又和禹朝落成了怎樣的關係,他們時不時見面,禹朝落對蘇又也沒有最開始那麼難以接受。 見面會聊幾句,有時只是在一個洞府內各忙各的,有的時候則是纏綿幾天幾夜。 直到他們遇到了發狂的奚淮。 那日,禹朝落帶着徒弟去魔門附近採摘藥草,這些都是高階藥草,有靈獸守護,需要他來帶隊。 禹朝落做事穩妥,雖一直未能到元嬰期,卻也實力不俗,採摘任務十分順利地完成,卻在回去的途中偶遇大火。 這大火十分蹊蹺,漫天火海,火勢不見控制。 禹朝落自身是水系靈根,救火自然不在話下,便決定前去營救,讓自己的弟子先行離開。 待他到了火海附近,卻看到了熟悉的人——雲以末。 他曾經的道侶。 此刻的雲以末正在跟天空中盤旋的虺鬥法,身後站着一個穿着一身暗紅色衣衫的孩子。 是一個男孩,額頭一隻龍角,雙眼赤紅,表情猙獰痛苦,似乎正處於發狂不受控制的狀態。 禹朝落的身體一頓,卻還是沒有猶豫前去幫忙。 “怎麼回事?”他問道。 雲以末看到他之後一怔,眼圈有一瞬間的微紅,卻很快調整過來說道:“我帶他出來玩,恐怕是虺感受到他距離他父親遠了,便突然讓他發狂放自己出來,此刻虺想吃了他。” “噬主?!” “沒錯,虺本就不願意靈契,現在靈契還被轉移一半到一個孩童身上,估計早就不悅了,沒想到它居然忍了這麼久才爆發。” 之前一點跡象都沒有,在雲以末帶奚淮出來玩,距離奚霖遠了時它才突然爆發,想要吞了奚淮。 小奚淮是他不承認的主人。 雲以末實力不俗,但是面對發狂的虺依舊難以招架,此刻已經身受重傷,艱難維持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