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2 日 - By :

所以,彼時他在冬日寒蓮之上,問師尊,師尊才不願告訴他緣故。

如今所有事,都猶如斷掉的珠串,重新被串聯在了一起,展示了赤裸又血淋淋的真相。 「是不是師尊早就知道我是個魔頭。」他微微一頓,閉眼,艱難道,「未來的我殺了師尊!」 銅鏡:「……」 好傢夥,葉湛竟然全部猜到了。 銅鏡沉默了下,知道離傾不想讓葉湛知道,但如今容影都告訴他了,那到底要不要實話實說,還是倒打一耙,說容影是騙子。 它還沒想出結果,葉湛又抬眼看它,眼底暗沉沒有一絲光,他問道:「師尊,當初是想殺我吧,為何……為何最後又改變了主意,收我為徒。」 事已至此,只能實話實話。 「主人認為你並不是十惡不赦之人,你還心有善念,覺得可以改變你。」 葉湛嗤笑一聲:「是嗎?」 他都不相信自己。 幾次三番被心魔所困,差點做出對師尊不敬之事,說不定未來某一日他就真的徹底失控了,再次重蹈覆轍! 「葉湛,真的,雖然主人一開始收你為徒是帶有目的,但是最後也是真的對你好,而且你也不用擔憂,你不會變成大魔頭。」 「當時我們看玄鏡之時,你殺主人是說了一句話,你說'你是否後悔曾經未曾收我為徒',主人收你為徒,也算是改變了未來,後來主人又開啟了一次玄鏡,那時候的你已經改變了,你並沒有荼殺五蘊靈山的眾多弟子,更沒殺主人,你那時候已經是大好青年了,和魔頭一點都不沾邊。「 葉湛笑了笑,無力道:「哦,我不僅殺了師尊,還荼害了五蘊靈山眾人?」 銅鏡:「……」 哦豁,說多了。 「……那是多久的事。」 「五年後吧。」銅鏡回,猶豫一瞬,又說,「葉湛,雖然我有時候挺看不慣你的,但是我也相信你的實力,絕不會重蹈覆轍,你就別這幅苦大仇深的模樣了,主人是受害者,她都不介意,並相信你,你就算懷疑自己,就不能相信一下主人的眼光嗎。」 這話驟然點醒了葉湛。 是啊,他應該相信師尊的! 他曾經那麼壞,師尊這種眼裏揉不下沙子的人,竟然留下了他。 所以,他絕不能讓師尊失望。 葉湛站了起來,拍凈了身上的雪,銅鏡望着他,不知道他如今心底到底是何種滋味,但面容已經恢復了尋常。 「走吧,我們回去。」葉湛說。 「這樣就對了嘛!」 葉湛沒有御劍,走回了竹苑,這一路,沒人攔他,見到他還畢恭畢敬地行禮,叫上一聲葉大俠。 銅鏡感覺倍有面兒,徹底打開了話匣子,圍繞着他,嘀嘀咕咕說個不停,「葉湛,未想到我們還有這麼多淵源,難怪有時候我覺得你有些莫名的親近。」 「是嗎。」 他看了眼銅鏡,如果這破鏡子知道,它變成這樣,或許和他有關,怕就不會這麼說了。 「當然,我直覺一向很准,既然我們有些淵源,你以後對本尊好一些。」 「嗯。」 聽到葉湛竟然回復他了,驚奇地愣在了半空,這小子如今這麼好說話了,它倒是有些不習慣。 不過,多少也算是喜事。 葉湛走出好遠,它才一溜煙跟上去,在他肩上紮下,神秘兮兮地問: 「既然你答應了,可以告訴我,剛剛你和容影說話之時,為何有一瞬間,我什麼都聽不到了,想從乾坤袋裏出去,也出不去,你們到底說了什麼不能讓我聽的話,才故意屏蔽了我。」 葉湛停下腳步,瞥著肩上的銅鏡,微微蹙眉:「什麼意思?」 。 唐欣悅站在一旁的遠處,皺眉看著火勢爆漲的地方,再看向姜汪臉上那抹竊喜的笑容就知道這是故意而為的了! 她目光兇狠盯著他瞧,很是不難地問道:「你這是在幹什麼啊?不是知道我在準備油炸食物了嗎,為什麼還要加大火勢!難道不知道這樣的行為很危險嗎?」 油受到高溫就會飛速膨脹了,還好她放入肉塊在先,不然一定會被這油燙傷的。 姜汪抬頭對上了惡狠的目光,這眼神怕是要將他活剝生吞了才能解心頭之恨了。 不過,遺憾的是眼神它實際並不能具有那麼大殺傷力,所以他性命還是安全的。 「你那麼激動幹什麼?不是沒燙到你嗎?這肉味多香啊。」 炸肉的香味逐漸飄散開了,讓正在說話的他忍不住咽了咽下口水。 唐欣悅看著絲毫沒有悔意的他,彎腰拿起一根樹枝就丟了,怒聲道:「我不管,你要是不想辦法讓這油停止炸裂,我就,就去告訴莎姐聽。」 姜汪聽后錯愣了一下,原來自己平時也是有表現出懼怕莎姐的舉動嗎,可現在…… 他還是怕的,畢竟這誤會要是再加深,到時候解釋起來就會變得困難了。 他微笑著說道:「你去麻煩她幹什麼,還是讓我來處理就好了。」 唐欣悅低哼一聲,把腦袋別向一邊,不想再多講一個字了。 姜汪手拿著樹枝遠遠地,把在燃燒的柴火掃分開來,失去火熱的油也慢慢不再沸騰了。 他靜等一分鐘后才重新開口道:「好了,我已經把油處理妥當了,你可以繼續過去炸肉了。」 唐欣悅氣呼呼地看著他,「你趕緊走開,我這是廚房重地,閑人不許入內。」 她這回算是想明白了,這男人純粹就悶得無聊過來給自己添堵的,當即就決定把人趕走。 儘管姜汪再三強調自己不會再搞破壞了,會專心幫忙燒火,可這人已不信任就是要趕他離開。 在唐欣悅借用「莎姐」的威名之下,他也只能被迫走人了。 剛巧迎面走來的慕思白看到嘴角憋屈的姜汪,忍不住捂住嘴笑了出來,哪個人能把他安排得如此妥當啊? 姜汪聽到聲音,抬頭看去,發現她在笑,鬱悶地說道:「笑那麼開心幹什麼呢,弄清楚我可是受害者!能不能好好對待一下啊?」 慕思白搖頭拒絕道:「不能!誰讓你又讓莎姐傷心了,就算受傷也是你活該。」 雖然自己對這男人有點點好感,也想過犧牲身體作為安全交換,被拒絕後還要刻意避讓的行為讓她內心很是氣憤。 再加上莎姐又跟他鬧了矛盾,她壓抑下去的氣憤又一下被點回去了,此刻講話的語氣都提高了幾分音量。 姜汪深吸了口氣,不作反駁地應道:「對,你說的沒錯,這些都是我活該。不過我要提醒你,別有一天落到我手上,不然…呵呵。」 話到了後面,他故意不講明白,留出無限的暇想空間。 慕思白也因為自己腦海中補充的設想,心中上升了一絲害怕,退半步地說道:「你你,威脅我幹什麼,以~為我還在怕你嗎?」 上回經歷過被掐喉窒息的死亡恐懼再次回頭,讓她不受控制地講話發顫。 姜汪看這一點都經不住恐嚇的人,淡笑著說道:「看在你退半步講話顫音的面上,我會考慮饒你不死的,但也別再到我面前作死了。」 慕思白清楚自己目前沒辦法制衡他,所以乾脆就自覺走開了。 姜汪見人走了,也就自己爬到大樹上去躺著,小屋順利被占,已然是無地可去了。 他向下望著肖默那間木屋,這男人幾乎是睡了大半天,看來真的徹夜歡樂啊。 奈何自己被弄得有女人不能睡,有屋不能回的,來到大樹吹涼風悲慘局面。 他再次轉頭,看向太陽落山的方向,開始胡思海想了。 接下來要面臨的事情還有,未知也還有很多,為什麼一直跟從的飛行器突然就沒了。 這會只有跟著李哥和小金兩人的飛行器了,也不知道他一日一萬的獎勵有沒有受到影響,現在他們又該去哪兒尋找所剩的通行證下落。 來到這裡的也差不多有一個月,三十萬的獎金比起他身上背負的債務還有很遠,不知母親和妹妹生活得怎樣了? 他是匆忙來參加這場遊戲比賽的,並沒有來得及告別,他們一定很擔心自己,所以眼下要抓緊時間把這座新的島嶼搜尋遍,爭取早日回去才對。 美艷的夕陽每天到點就要落下,而他尋找通行證的路途卻不能按著時間來進展,如此不對等的時間差,讓回歸的路變得更是遙遠。 目光隨著夕陽望過天邊,他似乎望見了在萬里之外的繁華高樓,還要母親和藹可親的笑容。 他的母親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姜兒啊,我不盼望什麼,只求你能平安快樂地活著。」 他直到此刻也無法理解母親的這個想法,就是把她的話掛記在耳了,思緒慢慢挑遠開來,再度回神時發現眼角有淚。 因為姜汪的中間搗亂,讓晚餐時間延遲了半小時,唐欣悅做好后不太情願地過來喊人。 她瞧見了男人眼角的水滴晶瑩,語氣變得低柔了許多,「你在上面想些什麼啊?怎麼還流淚了呢?」 姜汪聞言抬手擦眼,不願說出內心的真實想法,便笑呵呵地說道:「哪有什麼落淚啊,我只是眼睛酸疼了而已,你誤解了。」 見他不說,她也沒再繼續追問下去了,坐著一塊開吃。 食物依舊是燉肉,不過多了一份野菜跟一份炸肉塊,味道算不上美味,只是能夠滿足他們改善伙食的勉強過度。 所有人都一語不發,這頓餐吃得有些壓抑,只有簡單一個對話。 「這炸肉味道怎樣?好吃嗎?」 「嗯…」 得到如此簡單回應的唐欣悅輕癟下嘴角,就不願再說話了,其他人也都沒再出聲,都是低垂著腦袋。 姜汪放下碗筷,低聲道:「我飽了,你們繼續吃肉啊。」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 恭賀。 這是埃米爾在得知此消息時,瞬間就萌生的想法。 她必須要把拉雅拉攏到自己的陣營。 如果她想要得到王位,兵權是最必要的條件,這也是為何明明是公主的她,卻選擇在外征戰。 她需要兵權! 她雖是長公主,可是她跟大王子是沒有辦法相比的。 大王子嫡出。 魔族王室繼承權向來都是由男性繼承,他在成年禮時就得到了王城禁衛軍的兵權,然而公主的命運多半到最後都成了穩固王室的籌碼。 埃米爾不想要這樣的生活。 在她六歲開始,她就為了打破自己的命運而在努力。她表現出對武道很感興趣,喜歡刀槍棍棒,喜歡軍中的生活。在她的努力下,終於在她按照人族年齡計算十二歲時,成功加入到了參軍。 她一步步的摸爬滾打,成為了副統帥。 暗中籠絡艾莉、切爾西。 她想着有朝一日,能夠將妖獸第一戰團成為自己掌中之物。 第一妖獸戰團貝爾為戰團統帥,下面還有五位副統帥,分別為羅特、埃米爾、切爾西、艾莉和拉雅。 統帥貝爾,這個傢伙埃米爾一直都看不透,不敢貿然去接觸。 一直以來,他也都是忠誠於塔卡王,她也顧慮如果接觸後會被塔卡王知道,那麼她的命運將會迎來毀滅性的打擊。 不得已,她只能從副統帥入手。 艾莉、切爾西,她們從小就跟自己生活,她們倆會成為第一戰團的副統帥,其實也是有埃米爾在暗中做推手,這也是她為了能夠在戰團中擁有更大的話語權。 羅特,不足為慮。 埃米爾從來沒有將這個擁有宗族背景,自以為是的傢伙放在眼裏。如果她想,她可以在任何時間稍微用些手段,就能讓羅特從第一戰團中滾出去。現在留着他,單純就是埃米爾還沒有能夠將第一戰團握在手中的把握,留着羅特在戰團中,也可以分化貝爾的權利。 一切都在她的計劃之中。 副統帥都是她的人,羅特是個沒有能力的廢物,只要給她時間,她就可以一點點將貝爾架空。 偏偏…… 拉雅的出現打亂了她的計劃,這位空降到第一戰團的副統帥,讓她在掌握兵權的道路上出現了一些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