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6 日 - By :

這其實也是特里缺陣的弊端,甚至可以說是最重大的弊端。

卡希爾個人能力不如特里,最主要指的不是防守技術,個人能力,而是拼勁,在不太需要拼勁的情況下,簡單來說就是對陣實力較弱的對手,卡希爾做的能和特里一樣好,但他不可能像特里那樣去指揮隊友,畢竟他自己也就是個切爾西的新人而已,沒資格做大佬,本人也比較悶。 面對富勒姆,這支富勒姆不是幾年前在歐聯杯叱吒風雲的富勒姆,老帥霍奇森如今已經擔任英格蘭國家隊主教練,現在擔任富勒姆教練的是熱刺曾經的功勛教練馬丁·約爾,他還帶來了自己執教熱刺時期的愛將,保加利亞前鋒貝爾巴托夫。 貝爾巴托夫今年夏天離開曼聯,投奔了將他帶到英超的恩師約爾,約爾上賽季在富勒姆做的不錯,排名聯賽第九,僅僅以凈勝球的差距屈居利物浦之下,而本賽季,富勒姆依舊錶現穩定,十四輪聯賽之後排名第十一,看上去今年保級無憂。 而保加利亞人貝爾巴托夫是個懶得跑動的傢伙,但他踢的非常聰明,而且做球,接球的能力超強——要不然這樣的球員早就被頂級聯賽拋棄了。 對陣這樣的前鋒,後防線必須要非常默契才行,結果貝爾巴托夫利用了大衛路易斯前插后留下的空間打入一球,差點把切爾西逼入絕境。 不過好在最終還是贏了,這場比賽進球的是齊策和馬塔,齊策的表現倒不是很亮眼,不過還是進了一球,這要歸功於阿扎爾,他在前場的連續突破製造了殺機,而阿扎爾本人在這場比賽貢獻了兩次助攻,分別助攻齊策和馬塔得分,成為比賽最佳球員。 這場比賽不好打,馬丁·約爾很敏銳的注意到了現在這支切爾西的弱點,中后場主力換了兩個,肯定就要從這方面去下手,只是富勒姆絕對實力不強,如果約爾現在還執教熱刺,恐怕切爾西的不敗戰績今天就要作古了。 給希丁克的考驗到了。 這場比賽獲勝也有很大的運氣成分,這才是特里和米克爾傷缺的第一場比賽,如果希丁克不快速做出應對,調整戰術和陣容,接下來一個月很可能會是切爾西崩盤的一個月。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富勒姆一役后,齊策注意到了英超真正困難的地方。 不是對手對自己的限制,而是每個對手對比賽的限制,英超現在擁有最高的平均薪資和薪水,吸引了全世界最好的一批球員,教練來到英倫,從勞工證這個制度看來,沒點本事還真別想在英超呢! 這種情況下,英超的比賽激烈,比賽頻次高,主教練也大部分都是高水平名帥,發現了一支球隊的弱點之後,接下來其他的球隊都會利用這一點,想想范加爾在曼聯為何沒能成功,還不是自己的大圈戰術被徒弟穆里尼奧給破了,往後范加爾就沒用過這種戰術了。 所以希丁克必須儘快做出自己的應對,重新開起切爾西這艘航空母艦才行。 不過這場比賽之後,又有一件大事也落下帷幕,國際足聯宣布即將關閉各方投票通道,一年一度的金球之爭又將進行到尾聲。 目前,巴塞羅那在2012年還剩下六場比賽,切爾西則是八場,目前兩人的進球數對比是80:79,齊策在這兩場比賽中將自己的數據提高到了八字開頭,還有八場比賽的情況下,沒有人懷疑齊策今年能破紀錄。 梅西也差不多,今年以來他就保持著場均一球以上的效率,打破紀錄並不困難,能不能追上齊策,倒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齊策已經從追趕者,變成了領先者! 誰都不知道這是不是齊策在金球獎上的一個縮影,當然,金球獎上,就算齊策今年拿到金球獎,也不過是追平了梅西的兩座而已,但這是一個趨勢,也許是一個縮影。 而且,或許打破這個四十年記錄並保持超越梅西,將記錄攬到自己名下,甚至可以說比一座金球更加偉大! 也許這個記錄會維持更長時間,畢竟,這個記錄已經是在四十年前完成的,那麼超越了之後,能保持多少年? 這四十年已經有二十九人獲得過金球獎,但記錄只屬於一個人,那就是蓋德·穆勒,只不過蓋德·穆勒破紀錄的那一年,金球獎卻不屬於他,屬於他的隊友貝肯鮑爾。 而今年又會是如何,最多的那個人能否成為金球先生呢? 這一切都會是未知數,因為投票通道關閉之後,金球先生就已經可以通過計算機得出最終的結論了,而今年卻還沒有結束。 這是一個比較特殊的情況,因為今年沒有人有絕對優勢,歐冠冠軍和歐洲杯冠軍不重疊,唯一一位奪取雙料冠軍的是拜仁慕尼黑的西班牙后腰哈維·馬丁內斯,但他在西班牙和拜仁都不是核心地位。 歐冠冠軍的核心成員羅貝里在歐洲杯表現都不怎麼樣,法國八強回家,荷蘭小組都沒出線。 而歐洲冠軍哈維小白則面臨兩年前世界盃同樣的問題,梅西今年實在是太出色了,另外,還有齊策。 目前兩人的進球數上,齊策已經超越了梅西,大有打破蓋德·穆勒年度進球紀錄的趨勢,而且正常情況下,兩個人會一起打破這個記錄。 這讓一些投票者犯了難,也不知道最終記錄屬於誰,雖然很多人投票都是根據自己喜好來,但還是有很多負責任的投票人,他們都在猶豫要把手中寶貴的一票投給誰。 此役過後,齊策在進球數上正式超越梅西——之前是在同時間內梅西少賽一場的情況下,而此前不久,巴塞羅那4:0擊敗萊萬特,梅西打進兩球,不過英超聯賽比賽更密集,齊策在兩場比賽中打進三球,正式超越了梅西。 這能幫助齊策拿到不少中立票數,而大部分記者也認為,齊策在比賽比較多而且進球率也高的情況下,最終的進球數肯定會超越梅西。 德國名記就在踢球者的專欄中表示,十二月的巴塞羅那僅剩六場比賽,而切爾西還剩下八場,齊策就是一場進一球,也能破紀錄,而梅西一場進一球,只能是追平記錄。 到了十二月,梅西的進球數是79,以前他的記錄是91,這倒讓齊策有點意外,難道最後六場比賽梅西每場都能打進兩球? 亦或是自己對梅西確實造成了影響,讓他進球數有所減少? 當然,無論如何,齊策今年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要超過梅西! 齊策也並不掩飾自己想要得到金球獎的心思,如果說冠軍是集體榮譽的巔峰,那麼金球獎就是個人榮譽的世界盃,起碼在現階段,齊策希望能夠得獎。 [] 第1727章 柳青山大聲喊道,聲淚俱下,那真真是委屈的不得了,半點兒沒了之前面對秦臻時候的陰狠樣。 季靈兒蹭的一下抬起手,一雙眼氣的通紅,她似是有些害怕這位大殿下,但仍是大著膽子道,「大殿下,您不要被柳青山騙了,他是在栽贓陷害,血口噴人。」 「哦?你是?」 大殿下一雙鳳眸一轉,落在季靈兒的身上,涼聲問。 「臣女乃是季家小女,季靈兒。」 季靈兒壓下心中的害怕,忙彎著身子道。 「原來是季家人」 只聽他一聲呢喃,嘴裡念著這句話,聽不出他口氣話中的意思,但總莫名的讓人覺得多了一絲陰冷。 他一個翻身下馬,手下立刻送上一個暖手爐,他這麼高大的男子抱著個爐子竟也和諧,看得出來,這位大殿下有些怕冷。 秦臻沒想到會這麼快跟這位大殿下見面,知道他跟阿裴應該是對立的,而這個柳青山應該是他這面兒的人。 秦臻輕擰了下眉。 但她不曾出聲,只是不動聲色的看著。 「都起來吧。」 他說道,語氣還挺隨意的樣子。 場面靜的可怕,每個人都不敢大聲說話,便是連周圍的百姓都斂了聲息。 「靠邊點兒。」 突的,他抬起腳踢了踢柳青山,淡淡說道,這是嫌棄他擋著路了。 柳青山忙給他讓了路。 就見這位大殿下走到秦臻和季靈兒的面前,他沒看季靈兒,只是看向秦臻,那雙眼瞳孔很深,似乎在打量什麼,盯著她的臉看了好半晌,開口道,「你叫什麼名字?」 他問。 秦臻輕抿著唇瓣,出聲道,「君無名。」 「君無名」 他呢喃著這個名字。 季靈兒額頭手掌心都出了汗,慌的不行,但是又不敢隨便出聲。 下一刻就見他突的抬起手,朝著秦臻的下巴摸去。 秦臻下意識的一躲,往後退了兩步,躲開了他的手。 「大殿下,自重。」 她道。 語氣清冷,不卑不亢。 而這位大殿下瞳孔一縮,眸光依舊是平靜的,但是他整個人散發出來的那種冷沉的氣場讓人莫名忌憚。 秦臻不知道他想幹什麼,還是他看出來她戴的人-皮面具,但這人身上透出一股極其危險的感覺。 「呵」 他似是低笑了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光芒。 「放肆!竟然對大殿下無禮!」 他身後的侍衛聽到秦臻的話,還有她閃躲的動作只覺得不可思議,當即呵斥出聲。 「無事,退下。」 卻沒想這位大殿下直接攔住了手下的人。 季靈兒額頭上都冒了汗,嚇的身體都控制不住的發抖。 「他盜了你的玉佩?」 忽的,他出聲問道,沖著的是柳青山的方向。 柳青山咽了一口吐沫,他打心底里忌憚大殿下,但是此時此刻,他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沒有退路了。 欺君之罪,那事情可就大了yCOM更新快蘭溪 當系統傳來這樣的聲音的時刻,我神色之中滿是冰冷,認真的思索之後,便決定立刻使用皇級武道卡牌,畢竟系統升級是需要時間的,在這段過程之中,系統彷彿就是在冷卻過程之中,不會產生任何作用,所以說為了準確的拿到隕石,我必須儘快動手,當然想要從這些人手中奪過隕石,肯定要耗費一大番周章。 所以說,在這之前我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動用皇級武道卡牌,是我的底牌之一,我不打沒有把握的仗,所以說,在這之前我肯定是要做好預測,想著接下來肯定會發生的一些事情,在使用皇級武道卡牌之後,身體上出現了淡淡的波紋,這是一種力量在升騰。 當然,我自身的意志和對皇級武道認知並不清楚,畢竟自身的境界還沒有達到那個層次,在我進行查看系統個人屬性面板的時刻,偶然注意到,這個3000年不敗的意志,一時間起了興緻,至今都不知清楚它的作用是什麼,現在正好有機會可以使用一下它,這麼一想,便和這張字六千的武道卡牌一塊使用。 「叮!恭喜宿主使用3000年不敗的武道意志!」 只是一剎那之間,我的腦海之中誕生了無數的影像,這似乎是一名強者走過的一生,他打穿天地,後來又走到一處土丘前,神色之中,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得滄桑,這就是他的一生,這名強者的面容是模糊的,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誰,只是清楚他在進入那片土丘之後,土丘之上出現一道光芒,就是飄散而去。 那光芒帶著神秘氣息,不用猜測我都清楚這應該就是那名強者最後留下來的意志,3000年從未敗過一次,活了3000年,這是最古老的活化石,甚至說他可以比肩一個古國的歷史,就在這個時候,我身體之中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瞬間噴涌而出。 尤其是體內的那股意志在發生著改變,原來在這名強者離開世間的時候,留下的一隻是曾經接受過煉化的,這股意志只有純粹的武道意識,沒有個人的感情思想,所想所求的一切都是在武道上的精進,不客氣的說,這種意志就是我此刻最需要的。 我必須經過一段時間的煉化才能完全的把把握他,3000年的時光,讓他久遠的存在於世間,所以說我不清楚他的境界到底是什麼,不清楚他的這股3000年不敗的武道意志。到底涉及到什麼層次,我只清楚儘快的將之煉化,這樣才能有利於自身。 這股意志一直在衝擊著我的意志,我的前身曾經接受過難以想象的軍事訓練,尤其是在意志力這方面的考驗,也是非常艱難的,可在武道上的意志和軍事上的意志完全是兩個樣子,一種是有我無敵,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勢,而另一個則是意志力堅韌不拔,對於信仰不可動搖的意志。 所以說兩者之間還是從這種差距,但是,這兩種一直可以在本質上找到相同之處,此刻我踏足虛空,意識正在接受了這股3000年不敗的武道意志,同時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之前使用的皇級武道卡牌力量的可怕,可以隨意的對抗大型熱武器,在這個世界罕有敵手,是世上為數不多的強者。 此刻自身的意志沉浸在外面強者的世界之中,三千年前這名強者誕生在一個世界,他經歷的種種磨難,由最初的頹廢和無奈,以及親人和各種路人的輕視,在家族之中所遇到的不公平待遇,可即便就是在這樣的眾叛親離的情況下,依舊沒有打倒他,他遠離了這個家族,遠離了他所有認識的人,飄蕩在世間。 家族之中也有修鍊之人,可最年長者活到不過五百歲,在以前的那段時光之中,這是他遇過到過最為強大的人,可在他離開這個家族的第一天,他就被這個世界的精彩所驚艷到,自那以後,他的想法就是努力修鍊,變得更強,更強,直至站到這個世界的巔峰,這就是他當初的想法。 他踏足修行求學之路,武道之路走的越來越遠,他經歷過所有的戰鬥,沒有經歷過一次敗績,留下無數傳說,可終究還是倒在了溫柔鄉之中,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他認識那個溫婉可人的江南姑娘,含苞待放的模樣讓他心動不已,只是駐足停留的時間裡,和得姑娘最後成婚。 普通人只有匆匆百年,這叫百年歲月之中,他盡量的讓姑娘過的非常好,也在這百年時間之中找盡了無數天材地寶,欲為其續命,可時間的力量,絕非一般人可以抗衡,結局可以想象的到,這姑娘一天天的蒼老,直到壽終正寢的那天,這名強者還是未曾有任何變化。 這就是世間的變化,最後強者埋葬的姑娘,自己的子嗣也長大成人,他留下自己的武道傳承,繼續踏上武道之路,相比之前顯得更加圓滿,體味世間五味雜陳,修為再次精進,坐在一處荒山之下,整整五百年時間,等到他再次睜眼的時刻,世間之中已是滄海桑田。 這個時候他才活過一千年,葬身了自己最愛的人,千年時光,他並未回過家族,這次醒來之際,並沒有回到那個令他非常傷心的地方,而是回到了他自己的母族,在那裡她看到了許許多多的年輕人,並沒有看到自己原本熟悉的人物,原來他們都已經在歲月之中變為塵埃。 就這樣他回到了母族之中,轉轉悠悠,當時的家主請出了與現在已經成為長老的人物出來,這人已經活了1000歲,是他母族近千年來最為驚艷的人物,可即便就是這樣,他的生命已經快到盡頭,依舊抵不過這名強者的悠久壽命,自知自己的生命太過悠久,強者拿出自己以前搜索到的天材地寶,用來給這名人物延壽。 後來他離開了自己的家族,回到自己家中,聽聞家中有大難發生,自己的兩位兒子被人打傷,廢掉丹田,聽聞這個消息之後,原本平淡無奇的眼神之中,終於在千年之中,有了一絲波瀾,一步跨出,不知道跨越了多少公里,來到他們出打傷自己兒子的那裡,親自出手討回公道。 那打上強者兒子的人只是一招便被秒殺,回去之後神色平淡的他,這是拿出一粒丹藥,分開兩半為兩個兒子服下,過了不久之後,兩個人的丹田逐漸恢復,可以再次進行修鍊,在離開這之前他親自留下來為兩人做出武道知識的傳授,這是之前兩個兒子從來沒享受過的待遇。 只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關於父親太多記憶,一次都過於模糊,他們只清楚,父親很神秘,從來都不會變老,母親去世的時候,父親還是一頭的黑髮,而且父親有花不完的錢,所以說家裡從來不會因為錢的事情而擔憂,母親和父親的生活非常愉快,舉案齊眉,相敬如賓,這一切都像是楷模夫妻。 可是到後來大家才發現,父親簡直就是一個神話,從來不會生病,從來不會老,從來不會出現任何自身問題,他在家裡生活的範圍內非常有威望,不僅僅因為他樂於助人,更因為他有妙手回春的醫術,這方圓百十公里,沒有一個人沒有接受過他的醫治,所以說,這個強者的家人都非常受別人的尊敬。 留下自身的武道傳承之後,將自己半生所學,全部傳授給自己的兒子,從那以後銷聲匿跡,江湖之中留下的更多的是關於他的傳說,又是500年的歲月,原本遲遲踏上武道之途的兩位兒子,也取得了相對不錯的成績,成為這個世界鼎鼎有名的人物,他的家族變得更加繁榮昌盛,枝繁葉茂。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在一處荒漠之中,平靜待了500年的他,再度出現在人世間,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尤其是在修鍊果,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活了多少歲,只知道他這麼多年一直沒有改變過,彷彿就是昨天到今天的一種變化,所有人睡了一覺都變得蒼老,而他沒有進行任何改變。 他走進了自己的家族,在這個世間,他只剩下了自己的兩個兒子,在見到自己的兩個兒子的時候,他們已經是白髮蒼蒼的老人,雖然是由於修鍊的關係,在某種狀態還保持著精神,並沒有普通人的那麼蒼老,他清楚這兩個孩子活了500多歲,可能要活到盡頭。 只是在遠處匆匆的看過幾眼之後,便離開了這裡,等到十年之後他再次出現的時候,自己的兩個子嗣已經全部逝去,他出現在兩個人的葬禮上,沉默不語,一言不發的祭奠著兩個人,他並沒有跪下,只是拿著香輕輕的插在兩個子嗣前的香爐之中。 舉手抬足之間都是平淡,有後人親眼目睹過他,十年前和兩位祖宗曾經的對話,清楚這位是真正的老祖宗,便迎接他進入家族,他應承下來,在那裡見到了自己的孫子,眼見到了他的重孫,他的血脈流傳了下來,這使他的意境變得更加高深莫測,世人根本無法揣摩他的內心。 徐建華很渣 對婚姻不忠誠,對待感情也像逛超市般隨意。 偏偏人家活的比李牧灑脫多了,不在乎婚姻,自然不會被婚姻索博,看淡感情,自然不會被感情所傷。 畢竟這個世界。 狼心狗肺的人,大多比重情重義過的更好。 可以說他不道德。 但不得不承認,他活出了境界,也活出了精彩,普通人離一次婚,就已經像發生什麼不得了的大事,反觀徐建華這老小子呢!? 結婚離婚。 對他而言,就是簡單的數字。 從一到十,他現在都不知道數到幾了!? 至今為止。 李牧進入這家廣告公司工作已經是第六個年頭,而在這六年來,他一共收到兩封徐建華的結婚邀請帖。 也就是六年時間內。 徐建華離過兩次婚。 至於李牧沒進公司前,這老小子發過多少結婚請帖,李牧並不知道。 偶爾一次閑聊,李牧隨口問了他這個問題,不過這老小子很不要臉的回答說:「你當我什麼人,民政局婚姻登記員嗎?我是婚姻堅守者,一共就離過三次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