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23 日 - By :

那九轉仙人境修士的衣袍也被燒得千瘡百孔。

熾熱的血焱之力如跗骨之蛆,狠狠地侵蝕著他的靈氣和精血。 轟! 秦楓的力量再次攀升,赫然達到了八轉仙人境高度。 不錯! 吞噬了雲煙帝朝的氣運后,天運召喚系統中的個人聲望飛速提升,讓秦楓突破了! 八轉仙人境的修為再加上紫氣皇朝氣運,他如今的實力已經與九轉仙人境修士不相上下。 那人悶哼一聲,不敢再留後手,全力對抗鳴鴻天刀。 衣袖震動之間,靈光翻湧,似乎孕育出無數頭洪荒異獸,令人心神躁動。 而就在此時,他身形一震,眼中出現了片刻的迷茫。 荒級神念術——大荒咒! 他中招了! 其實,秦楓一出手便施展出了神念術,只是招式引而未發,所以在場眾人雖然都感覺到若有若無的威脅,但時間一長,所有人又忘記了這份潛在的威脅。 而神念術,恰恰是秦楓速戰速決的關鍵。 眼前這九轉仙人境強者全力施展術法,準備與秦楓一決高下時,神念術突然發威,打斷了他的術法。 隨後,鳴鴻天刀呼嘯而過,無數道碎片洞穿了他的胸口。 噗! 那人血如泉涌,身形劇震,露出難言的痛苦之色。 圍觀眾人都臉色大變:三招,一位九轉仙人境強者敗下陣來! 秦楓冷冷的目光掃過去:「還有誰想來送死?」 目之所及,眾人避閃不及,生怕被他盯上了。 「呵呵,昊江帝朝不過如此!」 秦楓露出輕蔑之色,雙手結印,當著眾人的的面,直接掠奪昊江帝朝的氣運。翻湧的玄氣掙扎不定,但卻被燧皇山河印狠狠地撕扯過去。 眾人都感覺渾身的氣力被抽走了,彷彿這不是在抽昊江帝朝的氣運,而是在抽他們的精氣神。 蒼穹之上,梁朝的氣運熠熠生輝,紫意璀璨。 若是有外人在此,絕對會目瞪口呆:區區紫氣皇朝怎麼可能壓著昊陽帝朝打? 轟隆隆! 這時,驚雷滾滾,狂風大作。 一股極其霸道的氣息從遙遠處激射而至。速度之快,如同遁光。氣勢之強,如同海嘯山崩,澎湃之力狠狠地朝秦楓當頭碾殺過來。 「戰!」 幽風衛齊齊大喝,洪元道兵的力量凝聚成一股,撐起巨大的靈氣光罩,擋住這股突如其來的氣勢。 砰! 兩股力量相撞,餘威激蕩三百里。 無數昊江帝朝的修士被轟飛出去。 「豎子敢爾?」一道凜然的大喝聲響起。 說話間,幽風衛撐起的靈氣靈光被洞穿了。 一隻巨大的手臂伸了過來,強勢碾死了數十位幽風衛,直指秦楓而來。狂暴的力量擠壓出層層疊疊的空間皺褶。 嗖嗖! 鳴鴻天刀的碎片激射而起,朝著那隻手殺去。 漫天血影如線,撕裂出道道空間裂痕。 砰砰砰! 爆鳴聲不絕於耳,而那隻手上流溢出玄之又玄的氣息,似有滾滾血潮升起,直接將鳴鴻天刀震飛出去。 餘威如刀,結結實實地落在秦楓身上。 秦楓當即一口逆血噴出,倒飛數百里。 「拜見大帝!」 「拜見大帝!」 四周無數人見狀,朝來人頂禮膜拜,眼中儘是熾熱神色。 重傷秦楓的不是別人,正是昊江大帝——巫元霸! 他濃眉低垂,眼中不時流溢出懾人的寒芒,似有無數洪荒異獸在瞳孔中狂奔,震懾眾人心神。 那隻碾壓幽風衛的手臂上浮現出淡淡的血紋波動,力量之強,令人心悸。 「秦楓,膽敢染指我昊江帝朝的氣運,你好大的膽子!」巫元霸一開口,四周空間隨之共振,彷彿有百萬鈞之力碾壓向四方。 秦楓捂著胸口,緩緩抬起頭,咳嗽了幾聲:「藉助外力,就以為有了狺狺狂吠的資格?」 他感受到巫元霸手臂上的力量異常強大,顯然是藉助了外力。而且,自己打了這麼久,這傢伙才出現,說明這股外力需要時間來調動。 「藉助外力?」巫元霸眼中閃過一抹不自然神色,冷笑道,「能夠為本帝所用的力量,哪有什麼內外之分,難道外力就殺不死你了?」 轟然之間,那隻手臂再次探出,空間隨之扭曲。 天地一暗,眾人眼前所見,只有那隻密布血紋的手臂。一股恐怖的氣息讓百里之內的修士都感覺到五臟六腑被狠狠地擠壓著。 噗噗! 吐血聲不絕於耳。 幽風衛悉數被重傷! 昊江帝朝的修士也不例外,被這股氣息籠罩的人非死即傷! 而秦楓首當其衝,受到的壓迫自然最強。 「天運召喚系統,紫氣皇朝召喚開!」 淡淡的紫意流淌,氣息玄之又玄,讓秦楓整個人看起來異常高貴。 許多人看他的眼神中都帶著濃濃的敬畏之色:什麼意思?難道這小子還有後手? 秦楓笑了,抬起的手心浮現出一道刺目的光芒。 「叮咚,系統提示:消耗五百萬氣運點,成功召喚荒元力!」 殺! 那道刺目的光芒凌空暴漲,如大日高懸,隨即,力量傾瀉而出,湧向巫元霸。 荒元力所過之處,空間坍塌,時空氣流混亂。 。 那位說了,看你啰嗦哩,一個電動三輪誰不知它的功能!可電動三輪可是業主們平日裏不可或缺的!它是許多業主最重要的謀生工具和交通工具! 劉全有了它,就可以一會兒還在這個小區,眨眼功夫就到了另一個小區了!也可以東西沒有了,一會兒就買了回來,不耽誤人家的活計。從而,掙的錢也就多了! 用劉全自己的話說,就是狗得兒狗得兒的,鳥槍換炮,比以前可得勁兒多了。 這一天傍晚劉全回到家,雖然忙了一天,倒也沒有感覺累,這都是電動三輪鬧的,興奮。 他正躺在沙發上等飯吃,王榮的電話響了! 王榮打開電話;「喂,哪位?」 電話那頭一個女音,聲音不是很洪亮,語速也不是很快,但說話條理清晰,層次分明。她道:「我姓牛,我是『世紀園』買房的業主,我知道你也是三期的業主,現在已經十月份了嗎,開發商該交工了,但是延期了!給很多業主造成了許多不便,現在業主們紛紛要求讓開發商包賠損失,大家說明天上午九點去縣信訪局哩,希望你來參加一下,不是人越多越好嗎!」 王榮一聽,道:「好,我一定去!」 那個女音道:「好,謝謝!明天上午九點信訪局,不見不散!」 「好。」 劉全聽見,道:「時間過得真快呀,一轉眼開發商該交工了?」 王榮道;「我記得當初合同上寫着十月一日交工,現在都十月二十幾號了,都過期了。」 劉全道:「我們也沒有等房住,所以也沒有在意這個交工日期。不像有的人家等著房用呢,人家當然着急。」 王榮道:「那當然啦,有的家裏的人當緊結婚哩,他們交不了房,你看急不急?等著新房裝修呢,房不好,心裏肯定着急。」 劉全道;「可不是,擱誰誰都急。那你明天去吧,我就不去啦,我還得去換窗紗哩,好些人還等着我呢。」 王榮道;「中,我去和他們湊湊熱鬧。」 第二天上午一早,劉全先騎着電動三輪走了。王榮不慌不忙地收拾收拾家,不到九點也出發了。 等王榮來到信訪局的門口,已經有幾十人在那裏等待,因為信訪局的同志還沒有上班。 只見幾個人圍在一起,大聲嚷嚷着。 一個女的約摸有五十來歲,姓邱,大聲道:「合同上說好哩十月一日交工,這都快十月底了也還沒有響兒,我兒子準備元旦結婚,這下好了,房交不了工,我那房也裝修不了,兒子靠啥結婚哩,我們一家人天天的就好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心急火燎的。」 一位男士有六十來歲,姓鄒,道:「我兒子也是結婚哩,日子大概定在了臘月份,現在房好不了,恐怕也來不及了。我兒子什麼都準備好了,就準備將房子精裝一下結婚哩,這下可好了,騎虎難下,等房好了吧,遲了,不等吧,去哪裏再找個婚房哩,弄得我天天不是搓手就是撓頭。」 一位戴眼鏡的男士,看來像是工作人員,有個三四十歲,姓趙,道:「我是租賃人家的房住呢,合同十二月到期。我這新房好了咋說也得簡單裝修一下,這可好,房一直交不了工,眼看我要被房東攆走了,再租房吧管不著,和房東說說吧再續一下合同,房東說人家也等著房用呢,你說我尷尬不尷尬!」 另一位男士姓焦,道;「我在這等搬新房呢,我從買房的第一天起就盼著房早日蓋好,我天天盼日日想,想這一下可到期了,我都裝修的人馬我都定了,呵嗨,房交不了,你說氣人不氣人!」 一位女士道:「像這樣的開發商,說話不算數,他蓋的房能是好房?他的質量能有保證?」 一位老先生道;「讓他賠,讓他補償損失!」 那位男士道;「開發商必須得說個小蟲來叨米,他必須得包賠損失,他給咱造成了多少麻煩!」 一位男士姓龔,說話理直氣壯的:「我也不急着住房,我也不急着結婚,我是買房哩,我買房到期他不給我就不行,他們違約了,他們必須承擔所引起的一切後果!」 這時,走過來幾個人,一個女的,約摸有五十多歲,一米六五的個頭,身體勻稱,不失俊美的臉上沒有一絲皺紋。她就是通知王榮來參加信訪的牛生英。此女在工廠當過車間主任,說話雖然慢條斯理的,但挺有水平的。 她的左邊站着一個男的,也是五十來歲,開着一家水暖門市。個子雖不是太高,但長得相當渾實,四方的大臉上有一塊刀疤,人們都稱呼他「刀疤臉」,一看就是個凶的主兒。 在她右邊站着一個男士,有四十多歲,姓關,叫關應謀。他高高的個子,長方的臉盤,一雙細目從沒有圓睜過。他無業,平日裏在家吃閑飯。 在關應謀的右邊有一個黑大漢,猛一看,很像是李逵再世。掃帚眉環豹眼,朝天鼻子四闊嘴!此人也沒有什麼正式工作,也是四十多歲,平日裏給人家噹噹保安什麼的,他叫梁新武。 後邊還有一個壯漢,名叫苗有漢。 梁新武道;「媽了個逼,這開發商都不是什麼好鳥,都他媽大騙子,今天每個人不讓他賠個萬二八千的不拉倒。」 苗有漢道;「一會兒信訪局開門了,他們肯定要我們派代表去,我們就是要開發商來給我們一個說法。」 牛生英輕咳了一下,道:「根據有關規定,和我們的購房合同規定,開發商應該每人包賠我們損失幾千塊錢,我們不願意,讓他包賠我們精神損失費等等,每人包賠我們損失一萬元,一會兒我們去信訪局裏面表達我們的要求,大家說中不中?」 關應謀眯着眼睛道:「我給你們大家說,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今天這個事是牛大姐安排的,我們都聽牛大姐的好不好?」 眾人都說好。 牛生英抬頭望了望大家;「哎呀,總共也就來了三四十個人,咱三期的三四百戶呢,只來了這幾個人,來的人不多呀!」 對,沒錯,高坂穗乃宇饞阿爾托莉雅的身子。但阿爾托莉雅本身所表現出來的性格,讓高坂穗乃宇本能的有所收斂。說實話,很多時候,在高坂穗乃宇看來,阿爾托莉雅的表現太過冷靜了。不知道是因為和高坂穗乃宇在一起之後,高坂穗乃宇的武力值太高的原因,讓阿爾托莉雅從來沒身處困境過。總之,阿爾托莉雅從來沒有再高坂穗乃宇面前表現出來任何緊張或是其他的情緒,有點機械人的那種冷淡感覺。 種種因素加持下來,高坂穗乃宇其實對阿爾托莉雅的想法是很複雜的。 但現在艾斯德斯問了,高坂穗乃宇才算是正視起了自己一直的想法。 高坂穗乃宇想了半天,艾斯德斯看着高坂穗乃宇那靜靜思考的表情,就知道高坂穗乃宇肯定是在心裏糾結着什麼了。 艾斯德斯知道阿爾托莉雅對於高坂穗乃宇來說肯定是有地位的,就算不是喜歡阿爾托莉雅,那也差不多了。 看着高坂穗乃宇的表情,艾斯德斯笑了笑:「你在害怕什麼嗎?」 「害怕?」高坂穗乃宇想着想着,就聽到了艾斯德斯的問話。害怕?怎麼可能呢? 「怎麼可能呢?」 「是啊,怎麼可能呢~」艾斯德斯悠悠的說道,「正視自己的感情是一件令人害怕的事情嗎?肯定不是吧!穗乃宇你當年把我義無反顧的從帝國那裏帶到這裏來的時候,怎麼沒見你害怕?你害怕我和結城明日奈起衝突了嗎?那你現在又在猶豫什麼?」 艾斯德斯說完,沒有理會高坂穗乃宇,只是動了動自己的身體,讓自己能更舒服的靠在高坂穗乃宇的懷裏。 我,在猶豫什麼? 艾斯德斯這句話問出來的時候,高坂穗乃宇本想不假思索的回答,自己如果真的對阿爾托莉雅做了什麼,肯定會有愧於阿爾托莉雅,而且對結城明日奈和艾斯德斯等人也不太好。 但正要開口,艾斯德斯剛剛說過的話,就回蕩在高坂穗乃宇的心頭。 自己當初將艾斯德斯從斬瞳世界帶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吧。當時的高坂穗乃宇內心十分的堅決,就是抱着一副死都要開後宮的決心。但兩年過去了,結城明日奈的一顰一笑讓高坂穗乃宇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對不起愛自己的女孩子了?